送別


昏黃色的光逡巡兀留的木質窗框

傾空的長廊如暮

諸神掂拈塵埃不確定的重量

以光以凡人所不可視之手

孤獨罪證鑿鑿地刻下縱貫千萬年的掌紋

而我游移其上

獨自穿越一道道深峽峻嶺

在祢的灰黑揪結髭鬚下我禱告

以黑暗以凡人的謬辯

如鐘聲停息之後的午夜


在星子都沉默之時

狼群在不屬於牠們的峭壁上嗥叫

犬隻們則在深夜的城市對

遠去的公車咆哮

如泣


於是雨水落下

則紅磚道上的人們慌亂

六百里外彩蝶翅振

烏首的雀鳥輕啼

湊不近你我跟前的透明麻繩

穿插入脊索直至深髓

至靈魂,如果

八萬六千四百秒之後將會放晴

如果,你不埋首於

深冬中飢寒而死的屍骸

僅管他們不真正存在


反而,被目擊於

枯朽的木枝橫於千潯深豁之上

你在彼岸

在沉思的祂的唇上

擁抱過於熱切的脈搏

是針葉林下三三兩兩人群的

體味,於是我再也看不見

當你呼喚我的名字

如列車轟然而過


你在彼岸

而我在這一方月台

以缺齒的青春

為你送別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人何寥落鬼何多。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