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的三條通道

北京目前的選擇窗口,也就是一年左右了。道路只有三條。A,星辰大海一了百了,必須提前準備。B,八個大大*再創輝煌,有不只一條通道。C,東南互保文明解體,也有不只一條通道。

(*指自称哈里发的伊斯兰国领袖巴格达迪,与“习大大”同词源的谐音讽刺)

A需要提前準備,跡象不可能掩飾。從現在開始,時間拖延越久,財政支持能力就越差,突然襲擊的優勢就越小,東亞軍備競賽相對優勢就越小。北京的最好希望無非是美国退缩,核平得以避免,重演朝鮮戰爭,以台灣代替北韓,強迫人民忍受以後二十年的苦日子,在封鎖線內宣傳勝利。然而即使在蘇聯支援下,毛澤東也只能堅持不到十年。莫斯科和伊斯蘭世界可能提供的大陸體系,支持能力不可能超過斯大林,而且莫斯科為了半歐洲身份,很容易出賣亞洲人。這條道路的結果是朝鮮化,而且沒有一個三十倍於中國的保護人輸血,內亞和東南亞邊界又比三八線無人區和鴨綠江圖們江複雜得多,胡志明小道是無法阻止的。A通道由此通向B(八個大大)。

北京如果可恥地退縮,選擇時間也差不多只有一年。韜光養晦等待更好機會的邏輯無法繼續使用,因為以後的財政人口、軍備競賽、國際關係等條件只能每況愈下。退縮以後的出路只有兩條。要麼退回討好西方的路線,聽任再列寧化運動虎頭蛇尾,變成尋常的諂媚訓練。於是,胡溫時代雄藩抬頭的趨勢重演,打開C通道(東南互保)。

退縮的另一種選擇是,雖然對外完全放棄,對內仍然堅持有實質的再列寧化,非如此不足以預防雄藩抬頭。這意味著不可能像鄧小平八十年代一樣大大降低安全支出負擔,在川普時代的區域主義和美元回流之下,只有大陸體系才能彌補美國市場的損失。因此一帶一路必須推動,北京的資本結合伊斯蘭的人力。在這樣一個反西方聯盟當中,八個大大和七個大大**的關係,精確相當於抗日戰爭時期,共產國際和蔣介石的關係。

(** 共产党的七个常委)

這條道路發展到下一個節點,就只有B和C兩個出口。新蔣介石的再列寧化比較成功,就能把整個東亞送進八個大大手中;如果不太成功,就會在瓦解過程中被東南互保和八個大大瓜分。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