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諜的指紋

請教阿姨,最近柯文哲發表反美親中言論,抱怨台灣買美國武器怎麼需要付錢,還指稱民進黨台灣政府是搶匪而中國是警察。 依照姨學理論,柯文哲屬於費拉嗎?(如果屬於費拉,費拉右派與費拉左派都沒原則不可靠⋯⋯有些右膠先前堅持柯文哲是右派所以值得支持,我為他們提問)

匪諜設計的,指紋非常明顯。反獨容易促統難,因為破壞者沒有必須實現的目的,選擇自由度大得多,適合發揮無產階級本能。蔡英文政府最強的地方是外交,獨派群眾的幾個敏感點引向相互矛盾的方向,例如將親日或反國民黨引向反美,草根性或民粹性引向去工業化或非軍事化,導致內在連貫的政策籃子無法形成。柯文哲沒有經過歷史風波淘汰篩選過的班底,臨時結合的班底安插匪諜是最容易的。匪諜的最高綱領應該是誘使美國放棄台灣,最低綱領應該是損害合作的對接光滑度。

既然阿姨的都評論了,來講點情報。 柯團隊的核心匪諜是黃建興,朱高正以前的那一掛的「黨外統派」,典型幕後做事不上新聞的左右手。其他統派協力者負責洗腦中或最贏世界觀,關鍵時刻再讓黃去吹風。幕僚團隊所有反統的都被洗出去,剩下投機份子和阿諛奉承者。這些幕僚的資源(經費、網路行銷公司人脈)主要依靠紅色間接操控的人脈和勢力,所以幕僚也算被間接控制。中共主要是要希望扶植柯當樣板,依靠台人投機的心態,讓政壇的搖擺分子靠勢過去。這些人對待柯文哲有如提線木偶,只有柯幻想自己雍正大帝,軍機處無所不知。

那麼,他就是萬縣事件時期的朱德、陳毅。窩老人家說匪諜的指紋,因為匪諜的工作方式1905年以後就沒有變過。總部是國際恐怖份子,掌握資源的分配權。白區黨的招募對象,通常是失敗的政治掮客。這種人習慣像馬克斯韋伯所謂的依靠政治謀生,而不是為政治而生,很難適應沒有金主的新生活,例如去教書之類,由於自己是策士出身,熟悉目標社會的政治遊戲,特別適合充當帶路黨,由於失敗和失業,要價不高而且控制容易。李大釗在前恩主段祺瑞、章士釗垮台後,就處在這樣的狀態。朱德在顧品珍垮台後、賀龍在袁祖銘垮台後,也是處在這樣的狀態,所以順理成章地接受匪諜招募,構成白區黨的中心,然而在紅區黨掌握的總部手中,仍然非常容易除掉。他們的常規動作,是在新主人身邊謀取一個方便碰瓷的位置,然後將新主人拖進反對帝國主義的衝突。柯文哲相對於楊森,反美相對於反英。英國海軍在,巴蜀利亞就是安全有保障的沿海國家,英國海軍走,巴蜀利亞就是任人宰割的內陸棄地。美國和台灣的關係,也是這樣。

英蜀衝突,英國幾乎沒有損失,英國人一走,共產國際就可以拿巴蜀當點心吃。柯文哲-楊森被匪諜拖進反英衝突,作為老派人又不能說自己不為自己選擇的顧問負責。如果死要面子,川軍就變成共產國際反對英帝國主義的人肉盾牌;如果不要面子認錯,匪諜就從內部把領導達成帝國主義走狗,分裂他的隊伍,使得他本來很有希望的督軍-總統夢坐失良機。無論怎麼選擇,吃虧都是楊森,朱德和陳毅是穩賺不賠的。柯文哲現在不敢承認,又不敢否認他的意思是說美國等於強盜,這種尷尬的狀態就跟朱德用楊森的部下碰瓷英國軍艦,英國人找上門來的時候一模一樣。

接下來的故事情節一般是這樣,按照commie的歷史敘事術語,資產階級開明派政治家柯文哲楊森在帝國主義和工農運動短兵相接的關鍵時刻,暴露了自己反動階級的本色,背叛了進步勢力。革命者匪諜發動群眾,也就是把他趕出自己家。然後就是麥卡錫主義的反攻倒算,匪諜楊闇公也就是楊尚昆的哥哥被做掉。英國人撤軍,巴蜀淪為共產國際和失去保護人的土豪交戰的戰場。

凱末爾、閻錫山、蘇加諾之類,扮演的角色跟柯文哲楊森一模一樣。羅伊、雅尼、劉伯承、薄一波之類,扮演的角色跟陳毅朱德一模一樣。所以下一步劇本要麼是柯文哲做蘇加諾,也就是匪諜保護傘,氣走美國保護人,削弱台灣軍事力量,為下一步九三零事件準備條件,要麼是柯文哲做凱末爾,自己領導麥卡錫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