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的真主党候选人

洪秀柱是第一個沒有會見美國特使的國民黨領袖,黃國昌是第一個會見美國特使的深綠領袖。未來的趨勢很明顯,國民黨連主要在野黨的地位都保不住了。洪秀柱的黨中央刪除各自表述,說明他們重視北京的包養超過選民的支持。國民黨議會黨團對公投法讓步,說明他們不願意犧牲自己在地方選民當中的基礎。各縣市長對地方政治基地的依賴,比議會黨團更甚。兩條路線的鬥爭,最遲到18年地方選舉就會撕裂黨組織。最後很可能剩下一個頭重腳輕的黨中央,徹底淪為第五縱隊,以及幾個互不相下的淺綠地方派系黨,重複新黨和親民黨的路線。

只有在這種情況下,北京威脅的黎巴嫩模式才有可能实现。在這條可能的路線上,即使洪秀柱和莫天虎都只能是過渡人物。殘餘國民黨一旦落到只有北京可以依靠的地步,最合適的黨中央就會變成白狼和愛國同心會。殘餘國民黨只有經過這樣的改造,才能勝任北京期望的台灣真主黨角色。舊國民黨當中有資格去加州養老的派系,都會在上述流程中漸次出局。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