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自表述學

外務省的反對意見,是維護親台派的法律論。北京提出的第一項原則是日本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唯一合法政府資格,第二項是日本承認台灣為中國的一個省,第三項是廢除台北和約。這在日本是不可接受的,因為日本在舊金山和約當中,只是放棄了日本對台灣的主權,不能再做超過這個範圍的表示。何況如果廢除台北和約,等於破壞日本外交承諾的信用。台北和約沒有廢除的理由,只能在中國問題自行解決以後自動消失。

於是,田中首相派古井、田川議員和松本前議員訪問北京。日本方案希望中國再次發布單方面的宣言,宣布對日戰爭結束。然後,日本對此表示確認。中日共同聲明不提台北和約和台灣主權的問題,日本政府以後會以非正式的方式作出「意思意思的表示」⋯⋯

9月25日,首腦會議召開。高島益郎條約局長用了一個多小時,解釋日本對三原則的立場,主張日華戰爭狀態已經在1952年,根據台北和約第一條結束,雙方各自表述確認即可。姬鵬飛外長始終控制著就要發怒的感情,保持了沈默。第二天,周恩來表示:「中日關係正常化是政治問題,用法律論來解決是錯誤的。」據說,周罵高島為法匪。

隨後,田中在推遲了許久的午餐上告訴大平:「既然如此,失敗了又能怎樣,至多還是原來的樣子。談不成就談不成好了,就這樣回去吧,責任由我來負。」第三天27日的外長會議上,姬外長把大平的解釋一條一條記錄下來,送給隔壁房間的周恩來。凌晨三點鐘,周恩來表示同意。

中野士郎:《田中政權八百八十六天》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