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越民族的凝結核

錫克教徒本來就是吳越民族的核心部分,所有民族都是層累生長的珍珠結構。如果工部局和歐裔吳越人相當於吳越民族的弗吉尼亞紳士,錫克教徒就相當於北美的日耳曼新教徒,太平軍難民後裔相當於愛爾蘭流民後裔,江淮利亞臨時工相當於非洲裔美國人,匪軍南下幹部的崽子相當於好萊塢十君子⋯⋯

民族組織度的高低,主要看凝結核,正如房屋的高低,主要看棟樑。吳越民族在上古的強大,主要依靠部落武士;在中古的軟弱,主要因為儒家士大夫的弱點;近代的輝煌,主要因為歐裔公民的德性;現代的沒落,主要因為難民後裔的低能;日本商人、印度裔穆斯林、錫克人抵制難民的背叛,堪稱吳越民族的光榮;國際恐怖分子的中國苦力南下,是吳越民族毀滅的關鍵因素。

苦力出於無產者的階級本能和匪軍的家庭秘傳,自然會從迫害老公民和凝結核入手,正如他們的父輩要首先驅逐歐裔吳越人,然後才能打土豪分田地。吳越民族的復興,當然也無法繞過麥卡錫主義的步驟。雙方的鬥爭,其實也是吳越民族德性的一次小考。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Zhongjing Liu | 劉仲敬’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