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徒悖論當中的sm關係

I have great confidence that China will properly deal with North Korea. If they are unable to do so, the U.S., with its allies, will! U.S.A.

Things will work out fine between the U.S.A. and Russia. At the right time everyone will come to their senses & there will be lasting peace!

川普的意思是囚徒悖論,誰首先出賣難兄難弟,一切責任就留給最後投降的一方。東亞的囚徒是北京和平壤,世界的囚徒是莫斯科和北京。依據囚徒悖論的第一階段常規,最後投降者萬劫不復。依據囚徒悖論第二階段常規,最先投降者在弄死難兄難弟以後就會順位繼承最後投降者的資格。

這種方法在管理學當中叫末位淘汰制,前提是所有相互犧牲的員工都沒有自己做老闆的可能。換成國際關係博弈,就是羅馬秩序取代勢力均衡。現在,我們有了雙層博弈當中的三個囚徒。我們假定北京在東亞和世界,都會搶先出賣。

川普的手段是警察經常用在囚犯身上的心理誘導法,說明他希望你這樣做。這就說明平壤沒有後退的餘地,普京不肯接受上下級關係。十九世紀的外交術沒有這種手段,因為當時的博弈各方大體勢均力敵。川普的手段用當時的標準衡量是不體面的,因為沙皇也不能用警察對犯人的手段對待黑山大公爵,然而傳統的外交術居然不管用,讓川普這個外行憑野路子立刻生效,說明國際體系脫離了維也納時代,重新進入羅馬時代。

上次有人做這種事情,是墨索里尼對付希特勒。他老人家得意洋洋地告訴希特勒,我們的軍隊越過希臘邊界了!他的理由是希特勒每一次都先斬後奏,總算輪到我回敬了。十九世紀的英法俄,採取行動以前都要跟其他列強打招呼的,就算搖搖欲墜的西班牙國王,也不能不給面子,但摩洛哥蘇丹就不行。

川普正因為不是知識份子,不受傳統觀念約束,直覺又很強大,抓住了羅馬時代最管用的手段。楚懷王從秦國逃走的時候,世界就應該明白管仲不會回來。朱古達從羅馬逃走的時候,非常明白不會遇見伯里克利。

警察誘導的對象,一般是他認為意志最薄弱的囚犯,否則他作為唯一保證不會輸的角色,是不用在乎選誰做突破口的。這說明他已經對石重貴做了個人判斷,認為此人缺乏內在的毅力,經不住突襲審訊。措手不及地告訴你一個不利消息,是警察經常用在囚犯身上的手段,目的就是要測量你的心理承受能力,形成SM學當中的絕對依賴。貴族外交官不會這樣對待同儕,即使明天就要打仗都不會。只有極少數所謂「滑賊」或慣犯才經得住這樣的突襲,贏得警察的佩服。以後,警察就不容易找你了。反之暴露了雛兒性質,以後就會次次找你。

朝鮮問題尚未解決,川普就彷彿很有把握讓石重貴繼續出賣普京。這說明他已經判斷對方是銀樣蠟槍頭,接下來就會像滿洲人對待朝鮮國王一樣沒完沒了。M屈服的次數越多,下一次就越難聚集反抗的毅力。

我必須承認,費拉是最適合做M的。有些事情好像屬於本能,猶如電子會自然而然地進入最適合自己能量級的軌道。馬其頓人在羅馬人心中引起的反應,總是跟埃及人不一樣。蒙古人和滿洲人總是娶蠻族公主做妻子,娶朝鮮和吳越美女做小妾。馬其頓和羅馬、斯拉夫和日耳曼的關係,畢竟是屬於滿蒙類的⋯⋯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Zhongjing Liu | 劉仲敬’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