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帝國和吳越民族的歧視鏈

大英待老仆有恩有義,但絕不是說不分階級,可以靠聰明蒙混,雖然並無成文法規範,但不會跟英國本身的階級制度衝突。侯賽因國王、拉赫曼親王、阿布尤酋長之流,從小在英國貴族學校讀書,長大在英國軍事學校或老牌法學院薰陶,下班休假直接回英國的俱樂部,那些地方是不會接待艾德里首相和哈克大臣的。他們的軍官團、法官和自己的子女,都會走上自己的軌道,用英國公學參加體育比賽的精神,維持他們的內部小團體。他們的圈子如果聽到有人承認自己畢業於倫敦政治經濟學院,首先就會想到怎樣保護平民的自尊心。

李光耀之流接受的階級訓練,是為高級白領準備的,所以他對拉赫曼親王,永遠退避三舍。馬華對子女的最高期望,本來就不過高級白領而已,所以李光耀代表了他們的天花板,帶領他們避開了蔣介石和陳平的絕路,但他們改信基督教的選擇,並不足以允許他們顛倒階級秩序,凌駕於穆斯林貴族之上,因為他們存在的前提,就是安守階級本分。伊斯蘭貴族是南洋的長城,屹立在馬華和兩大民主力量之間,一個是泛馬來民族主義,另一個是泛伊斯蘭主義。穆斯林貴族早上倒台,馬華晚上就要投奔怒海。

上海資產階級或太平軍難民後裔的不幸,就在於他們對自己的階級地位認識不清。他們資助革命知識份子和工人運動,在租界內部裡應外合,配合蔣介石的地下組織,破壞工部局保護亞裔居民免遭勒索的努力,又在戰爭期間組織和保護國民黨的恐怖活動,竭盡全力破壞工部局維護自由市中立的努力,大大加速了吳越民族亡國滅種的速度。

上帝允許他們如願以償,把他們交給擠奶專家宋子文和殺豬專家陳毅,還根據《聖經》的明文,讓報應落在第三代和第四代子孫頭上。吳越亡國奴發現自己很難在大英面前,跟山東解放區的老八路區別開來。印度穆斯林士兵的後裔,卻從容享受祖先盡忠不渝,為拉赫曼親王剿滅馬來共匪所積的德性,在大英一路綠燈。

八路軍南下幹部的子弟根據自己家庭的秘傳心法,以為大英也像打土豪分田地時期的貧下中農一樣容易忽悠,妄想放幾聲嘴砲,說我們都是基督教,幫妳們揪出混進貴族隊伍的穆斯林,就能重演屌絲投機的歷史。問題在於即使老奸巨猾的列寧黨人,都沒有無產階級那麼好對付。陶鑄給陳寅恪分牛奶的時候,中山大學的無產階級就跳出來喊,我們都是基督徒,你憑什麼優待穆斯林⋯⋯我是說我們都是貧下中農,你憑什麼優待剝削階級⋯這些無產者後來的下場,至少在資產階級看來是不值得羨慕。不過話又說回來,無產者還有更好的選擇麼?

假如你出身南下老幹部家庭,除了階級鬥爭的秘傳心法以外一無所有,背後還背著八十七家沂蒙山革命老區的貧下中農親戚,自從上次打土豪分田地以後,幾代人都沒有聞過白面饅頭的香氣,全都指望你在吳越走江湖,至少能給他們忽悠幾個女學生回來嫁給大山,你除了咬牙切齒繼續忽悠,還有其他出路麼?上帝了解每一個人,哪怕是壞人和無產者的難處,所以能夠寬恕任何罪人,不像資產階級總是把自己的階級偏見強加給全人類,對無產階級構成二次傷害。所以,我絕不會反對無產者投入基督的懷抱。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Zhongjing Liu | 劉仲敬’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