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初曆與巴蜀特區

https://mp.weixin.qq.com/s/DxShfS-kq8-Laq7Xz00_Hw …

長公不是中國人,而是蜀國人。蜀國的天文學和巫術是美索不達米亞系統的分支,就是東方三王觀測伯利恆之星那一套,比漢國瓦房店化的周歷當然強得多。大體的時間順序是這樣:一萬到八千年前的第一代天文占卜技術從蘇美爾-伊蘭-大夏-昭武東傳,六千年前通過兩個乳房哺育了遠東邊緣文明。右乳是蜀滇緬走廊,通過橫斷山諸峽谷南下,岷江峽谷末梢的成都平原是這些峽谷最東的一個,產生了三星堆天文學和古蜀文明。左乳是北亞走廊,在當時還是東伊朗的蒙古高原分為晉蒙走廊和貝加爾-滿洲兩支。三千多年前,晉蒙分支殖民東亞沼澤地,產生了中國文明。周文王的易經巫術和漢國沿用的周歷,以及沿用至今的漢字,都是第一代美索不達米亞文明的瓦房店版本。

迦勒底王朝-新巴比倫帝國的天文學和神秘數學在三千年達到巔峰,就是但以理、東方三王和猶太第二聖殿建設者熟悉的文化,雅利安人入侵以前的舊世界最後的成績,沿著同樣的路線東傳,在已經淪為中國殖民地,巴蜀文字即將滅亡的巴蜀特區,產生了長公的夏曆。夏,就是外伊朗的意思。夏曆在東亞古代的意思,相當於洋節在東亞現代的意思。太初曆實質上是迦勒底王朝天文學,為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而稱為太初曆。長公相當於一個為國家發改委服務的香港經濟學家,目睹了中國的改革開放和香港自治的淪亡。香港淪亡後,就失去了作為技術輸液管,將西方先進技術輸入東亞窪地瓦房店化的功能。巴蜀在秦國殖民統治下,地位與香港類似,例如青川考古紀錄顯示秦國土地法在巴蜀不執行,巴蜀地主可以佔有超過秦國編戶齊民的私人土地,而且不需要服從郡縣的經界。秦國實行社會主義,山澤鹽鐵之利由國家獨占。巴蜀實行一國兩制,巴寡婦清和卓王孫可以做李嘉誠。漢文帝為了獎勵寵臣鄧通,只能讓他去巴蜀開礦,因為在漢國本土,這樣就不行,就像鄧小平和陳雲的家屬一樣。

迦勒底天文學仍然沒有擺脫巫術和占星術的底子,沒有資格跟純粹理性科學建構的托勒密天文學相比。托勒密天文學是雅利安新世界消滅第一代肥沃新月文明的產物,雖然建構已經過時,但建構方法和取代它的後來建構一樣理性,沒有絲毫神秘成分。而且太初曆作為迦勒底天文學的代表,也是跟中國作為馬克思主義代表一樣荒謬絕倫的事情,置巴比倫人、伊朗人、印度人、德國人和俄國人祖師爺於何地?可以說是無產階級欺師滅祖的典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