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時代的諸夏

諸夏的未來,從未如此美好⋯⋯當然,另外還有許多人暗中盼望淝水之戰。慕容垂當年無疑是苻堅朝廷的鷹派,如果苻堅沒有聽取他熱情的建議,鮮卑利亞人也許不會有第二個春天。

滿洲利亞民族和坎通尼亞民族現在不僅需要優秀的民族發明家,而且需要優秀的組織家和院外活動集團。他們如果僅僅以民族發明家自居,就會冒犯施恩的上帝。巴蜀利亞民族、湖湘利亞民族和諸夏的第二梯隊,仍然處在最需要民族發明家的歷史階段。

台灣在美國的院外活動集團,比法國在美國的外交機構還多。土耳其朝野雙方在美國的院外活動集團,比美國在土耳其的軍隊還多。滿洲利亞土豪用來購買人大代表的錢,白白遭到黃俄工作組的撕票,為什麼不拿到華盛頓註冊相應機構呢?遊說的巨大利益不說,這樣的機構還能給他們的資產轉移提供更高的安全級別。

滿洲利亞和坎通尼亞在美國的移民和僑民,論個人素質並不弱於台灣院外機構的人員,只是缺乏人脈的積累,也就是說只需要時間和金錢就能解決。滿洲利亞本土和諸夏淪陷區目前面臨黃俄的再列寧化,資金轉移是普遍的焦點問題。雙方完全可以相互支持,沒必要嘰嘰歪歪,彷彿自己的事情應該由美國保姆一一代勞。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