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夫洛夫與三股勢力

匯率雙軌制,是為可能的帕夫洛夫方案做準備:凍結全體居民的存款,每人一個月最多可以從銀行取出五百盧布現金,五十盧布以上的大票停止流通,所有外幣以官價強制存入銀行。這樣的措施可以迅速緩解經濟危機,保障窮人的基本生活,低成本取消腐敗收入,給黑市經濟和地下錢莊以迎頭痛擊。

如果今年沒有發生戰爭或政變,L型的底部就是帕夫洛夫。結果仍然是大規模人道主義災難,如果你不喜歡洪水這個基督教色彩濃厚的名詞,對政治正確的黑話情有獨鍾,就得接受諸如此類的說法。勇敢堅定的人會覺得核平更體面,至少不用吃人肉。費拉是會選擇好死不如賴活,死亡的悲慘其實就是為賒帳得來的光陰支付利息。

苟且偷生的賒帳時間有多長,取決於剩餘儲備。Manchuria和Cantonia的時間表還是沒法一致,必然會在最弱一環破裂的時刻分道揚鑣。

大難臨頭各自飛的結果,仍然是三股勢力。

東南互保在最糟糕的情況下,可能像1949年一樣歸零,在最好的情況下,頂多包括滿洲國和諸夏。China必然屬於張獻忠,除非相對仁慈的八個大大及時入關,果斷運用sharia的權威救民於水火,也就是說像滿洲人當年一樣,殺掉少數人立威,從而保障多數人坐穩奴隸。如果八個大大來得太晚,多數人已經相互烤人排了,黃淮流域的土壤和生態已經敗壞無遺,恐怕不值得任何人征服和重建了。

Bashulia就完全看民族發明家了。民族發明家給力,可以打出諸夏的旗號,揪住Manchuria和Cantonia的尾巴,投靠帝國主義。民族發明家不給力,就看八個大大和張獻忠誰先到了。八個大大先到,說明罪孽不夠深重。如果罪大惡極,張獻忠就會先來。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