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者的被動擴張和弱者的積極侵略

「女王陛下政府的政策是不干涉馬來諸邦的事務,除非鎮壓海盜的掠奪或者懲罰對我們的人民和領土的侵犯成為必要。」大英帝國是全世界帶路黨的積極性和皇家海軍的半心半意共同作用的產物,然而從結果上看,跟貴匪歷史發明家宣傳的侵略沒有區別,比貴匪貨真價實的侵略效果好得多。

只要秩序落差存在,推和吸效果相同。今天這夥費拉右派如果看到十九世紀皇家海軍的慫樣,一定會擁護拿破崙的。他們如果看到八十年代的蘇美交涉,也會痛罵里根是叛徒的。究其心裡,無非是想剝削秩序生產者。當然這是不可能成功的,剝削總是比自己生產貴得多。

秩序生產者輸出秩序,一般是吝嗇而謹慎的,就像你花自己賺來的錢一樣。窮凶極惡的侵略,一般是無德而用事的特徵,也就是秩序低地企圖逆轉歧視鏈,因此不積極搞抽水發電站不行,然而成功的結果,反而會使大壩崩潰,外界秩序被動注入低地。羅馬帝國和大英帝國,都是被動擴張的結果。

暹羅克制一點,馬來穆斯林不會索取大英帝國的保護。俄羅斯克制一點,烏克蘭不會索取北約的保護。然而,弱者不能克制。和平會暴露自身的軟弱,導致境內帶路黨的猖獗。積極的侵略才能偽裝強大,保持抽水發電站的運行。抽水發電犧牲內部的秩序水準,用破產清算取代零星付帳。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