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民族發明學看布爾什維克革命

列寧簽署布列斯特和約,依靠拉脫維亞人和剛剛獲釋的奧地利和匈牙利戰俘,鎮壓拒絕向德國投降的大俄羅斯軍官。他的政府由猶太人、高加索人和波蘭人組成,除了德國的硬通貨以外別無收入。世界上如果有誰比德國人更渴望解體大俄羅斯,那就只有布爾什維克了。列寧沒有說謊,紅色政權是統治概念的反面。民族代表地主資產階級,無產階級是民族的敵人。布爾什維克是大俄羅斯民族的階級敵人,懷著苦役犯對哥薩克和警察的深仇大恨。

布爾什維克所指望的無產階級,與其說是總人數還沒有紅軍多的產業工人,不如說是沙皇和自由派聯手啟動的大俄羅斯民族發明機制剔除的邊角料,革命使他們免於像孤魂野鬼一樣消亡。

俄羅斯保守派和自由派失敗的根本原因,還是大俄羅斯民族發明的失敗。他們的支持者確實如列寧所說,只有士官生,也就是地主資產階級的子弟。

一盤散沙的東正教農民既不屬於列寧企圖發明的國際無產階級共同體,也不屬於俄羅斯保守派和自由派企圖發明的大俄羅斯民族共同體。任何統治者都能夠把組織度低的散沙當作資源來利用,而且越是心狠手辣,得到的資源越多,幻想散沙自願熱愛民主或任何政治形式,只會淪為人血饅頭。

協約國為了拯救流產的大俄羅斯民族,只能依靠同樣剛剛獲釋的捷克斯洛伐克戰俘。這些戰俘自己組織起來,像色諾芬的希臘人一樣,在散沙當中如入無人之境,一路打回老家。他們回到剛剛發明的捷克,就變成了民族發明學所謂的凝結核,列寧所謂的地主資產階級。

畢蘇斯基的波蘭軍官來自一戰時期的輔助部隊,軍事素質和戰爭經驗不如俄羅斯帝國的軍官。他的勝利不是因為他比高爾察克和弗蘭格爾強,而是因為波蘭民族的發明比大俄羅斯民族的發明成功。

無產階級國際共同體和無產階級民族國家同樣都是幻想,共產主義真實的歷史意義只是為民族發明提供篩選機制。它無情地刪除了未能通過共同體畢業考試的費拉,粉碎了奧斯曼主義者冒充民族發明家的幻想。沒有共產主義,愛沙尼亞和克羅地亞的發明大概是不會成功的。

波蘭地主軍官和波蘭天主教農民之間,存在有機的聯繫。弗蘭格爾和東正教農民之間,沒有有機的聯繫。布爾什維克和全世界產業工人之間,同樣只存在幻想的聯繫。紅軍和白軍都只能依靠搶劫,但紅軍的組織力量和心狠手辣的程度超過白軍。大俄羅斯民族發明家以為自己比波蘭民族發明家強大,因為東正教農民比天主教農民人數多地方大。列寧是上帝給他們出的考題,證明有機共同體和大一統帝國是不能兼容的。

明朝之旭:红军的组织力量既不是自发的,只能是来自魔鬼了?

動動腦筋,負組織度就是解構的意思。勞動者創造正財富,強盜創造負財富,也就是說,他搶劫勞動者的財富。凝結核創造正組織度,刪除者創造負組織度,也就是說,他破壞既存的社會組織。理想費拉代表零組織度,只有資源沒有組織。布爾什維克解構俄羅斯東正教社會,釋放的組織力量來自犧牲品。東正教社會的組織度低於西方社會,因此蘇聯征服俄羅斯獲得的組織力量不足以顛覆西方。東正教社會的組織度高於儒家社會,因此蘇聯獲得的組織力量足以征服東亞。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Zhongjing Liu | 劉仲敬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