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隊學

西方自古以來就是技術革新的中心,依靠革新速度優勢相對於動員能力劣勢的時間差。西方的所有對手都是依靠西方技術為生的,從穆斯林到蘇聯。薩拉丁就對巴格達的哈里發說,保存通商口岸對穆斯林有利,因為法蘭克人總會出售自己的先進武器,雖然這樣對自己不利。羅馬教廷用麥卡錫的口氣痛罵攜帶技術投奔土耳其的叛教徒,效果不比巴統強。

東亞一直沒有什麼存在感,今天仍然壓在普京和沙特下面。川普被說成普京的人,希拉里蒙受穆斯林資金的嫌疑。好像除了loser手下的loser以外,沒有人把北京放在眼裡,但這批人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生活在皮羅多的幻想中,皮羅多是巴爾扎克發明的一位虛榮的商人,宣稱自己是拿破崙的敵人⋯⋯

北京的心理不難理解。如果順著冷戰時期形成的世界秩序,自己就始終排在約旦國王和馬來亞王公的後面,在賈府做老管家的傭人,其實比在梁山做二當家的舒服,但心理不平衡得厲害。loser手下的loser一直幻想中美蘇博弈或是印度追趕中國,實際情況是不僅尼赫魯,甚至恩克魯瑪都用恩人的口氣對待毛澤東,教他應該如何混國際社會,應該怎樣理解社會主義,因為人家畢竟是大英帝國的合法繼承人和費邊社的學生,自然覺得肯跟你這個土匪說話,已經相當於領導秘書跟愛滋病人握手拍照了⋯⋯

貴匪只有推翻國際秩序,承認政治的需要才能解決,但是問題在於即使回到反派陣營,也很難當上大當家,多半是白白丟了里子,卻並不能因此得到面子。七個大大領導八個大大的難度,比八個大大領導七個大大的難度大得多。每一次叛變回來,階級地位都會降低一層。你比較一下李鴻章時代、蔣介石時代和江澤民時代的新娘流動方向就明白了,這是最不能作假的地方。Cantonia為什麼必須獨立,就是為了不讓女兒做越南人的小蜜⋯⋯駐馬店攀上八個大大,吃虧的一方也是穆斯林⋯⋯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Zhongjing Liu | 劉仲敬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