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季候

迄今為止,除盎格魯-撒克遜以外,一切已知文明無不自「部落野蠻 — 封建自由 — 文明啓蒙 — 平等專制 — 福利帝國 — 費拉順民」路線走過,進度快慢有異而已。

文明(標識為成文法取代習慣法,相當於西塞羅時代)改變遊戲規則,使傳統民德在文明體系內喪失進化優勢,供寄生蟲吞噬,流氓無產者-寄生掠奪者轉而取得體系內進化優勢,最終毀滅文明而後自取滅亡。

部落勇士往往世傳,因為勇氣為爭取高生育之主要條件。封建貴族直接源於部落勇士,因而遺德可以延續若干代。

封建貴族保護農民,代替農民犧牲,代替農民支付高額戰爭費用;若無重大回報,貴族血統勢必滅亡。部落及封建時代,選擇直接作用於生命本身,效果肯定大於間接通過財產及其他社會優勢因素。

士大夫官僚取代貴族,即消除勇氣選擇因素,構成第一次退化。社會主義取消財產-勤勞選擇因素,構成第二輪退化。末期民族特徵非常相似:極端詭詐、殘忍、怯懦、犬儒,從嘲笑道德、天真、同情心中獲得最後滿足,視無恥為機智、靈活、足羨。最終,愚昧、勇敢、正直征服者席捲而來,感到腳下並非人類,善者不過家畜,惡者純屬蟲豸。

宗教、刑罰體系取消報復因素,完全付諸官僚化,肯定謬誤,效果猶如取消個人勞動與收成直接關係,改由上級領導統一計算打分。

耶和華之所以能守衛文明價值,即在於祂不僅是愛的上帝,而且是忌邪之神、復仇之神。希臘羅馬多神教一旦抽取以上因素,淪為單純說教友愛倫理,即入衰亡之塗。

中世紀之所以厚養民德土壤,培植參天大樹,無疑由於部落簡陋之習,決鬥、習慣法長期保存。然而,集權政府與功利主義證明秋天已經來臨。秋季摘果開宴,最受羨慕;然而果實原本來自春天培土季節。

相反,費拉社會只能培養苔蘚;因為先人遺傳記憶不斷提醒:不可創造過多供人掠奪,應該及時消費避免為人作嫁,虛名、勇氣只會增加危險,懶惰型享樂、逃避型思想最有價值。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