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發明學三段論

大前提:一个殉难者的出现会改变民族的灵魂(邏輯上等價於:民族魂和靈魂的關係,相當於法人和人的關係;群居兩足五毛動物分為有民族魂的共同體和沒有真實紐帶的費拉兩類;殉道者可以喚醒前者,不能喚醒後者。)

小前提:從汪兆銘到劉曉波的無數殉道者都實驗過犧牲自己,喚醒中華民族。他們不僅全部失敗,而且得到“卑鄙是高尚者墓誌銘”的待遇。中華民族公認的英雄從間諜李大釗和賣國賊張學良,到狼牙山五流寇和兒童恐怖份子劉胡蘭,都是任何道德標準之下的壞人和顛倒黑白的騙局。

結論:中華民族不是民族,弗蘭肯斯坦不是人。中華民族的殉道者是永動機的發明家,不斷重複驗證先輩業已證明錯誤的假設。中華民族的騙局,要為他們的重複犧牲負責。

人才有靈魂,弗蘭肯斯坦是沒有靈魂的。民族發明,是上帝對真假民族的甄別。科學家都知道,失敗的實驗排除了錯誤的假設,縮小了下一步實驗的範圍,對科學的貢獻比證明假設正確的成功實驗還要大。目前的實驗已經證明中華民族不是民族,中國人不是人。下一步只有兩種可能。第一:雖然中國人不能發明民族,但諸亞諸夏仍能夠發明民族。第二:索多瑪連十個義人都湊不齊,你們都該死。

諸夏發明如果不能成功,就排除了「迦太基必須毀滅」以外的所有可能。文明的朋友在這種假定的情況下,無權犯下惡意放任中國人和痲瘋病菌蔓延的罪行。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Zhongjing Liu | 劉仲敬’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