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猴而冠學

巫統必然會轉向比包含民小更多的希盟更狂暴的反華排華路線,正如民主黨必然會轉向比川普更激烈的排華路線。克林頓戰略意味著民主黨放棄富蘭克林羅斯福以來的傳統工人階級鐵票,因為蘇聯解體和里根革命證明他們已經不再有利用價值。川普證明他們仍然有舉足輕重的價值,必然會引起民主黨的策略調整。美國製造業工人階級在全球化當中的地位,就是羅馬小農場主在帝國化當中的地位。他們德性高,戰鬥力強,一個百夫長就可以把十個東方專制君主拖進凱旋門,然而這些專制君主雇用的羅馬律師,僅僅車馬費就可以買走三個羅馬軍團戰士的全部農場。這種不平衡狀態當然不能持久,武裝的公民揚起戰刀命令凱撒給他們一個帝國。

凱撒是民主黨的後起之秀,格拉古和馬略的繼承人,卡提林的親密戰友,加圖和蘇拉的敵人。帝國來自左派的路徑,而不是保守派和孤立主義者的傳統。美國民主黨最遲到2024年,就會指責川普不夠帝國主義。只有貴國無產階級才會如此滑稽,指望共和黨在中期選舉中失利,歷史上托勒密埃及對羅馬人的判斷,可沒有如此弱智。如果說川普的政策似乎對貴國如此不利,那也僅僅是因為大勢已去非人力所為。

馬來民族主義的政黨,意識形態、組織框架和群眾基礎都建立在反共反華之上,怎麼可能因為區區幾個貪腐官僚,就引起孟建柱口出狂言的完全控制。這樣的豬頭以其德性和能力,明顯就是開歌舞廳和黑社會混出來的,放在遠東局和杜月笙的時代,早就跟生豬一起裝進麻袋,滾入黃浦江了。一個合格的布爾什維克怎麼可能在長達數十年的匪諜活動中,完全忽視列寧主義核心原則的組織控制重要性,以為西門慶水準的黃金藍就足以縱橫四海,地球上不存在比他熟悉的妓院老闆和打手更強大的力量了。

這些都是小事,但是加上陳全國推銷京戲和豬肉的荒謬舉動,習近平對五千年文化的堅定自信,令人懷疑黃俄苦力的末代子孫已經真正中國化了,就像金章宗淪為宋徽宗的同儕一樣,只剩下皇漢水準的吳三桂和左良玉了,企圖用再列寧化的pose嚇唬世界,收穫真正的列寧主義者只能用血買到的戰利品,然而假動作只能對付沒見過世面的小知識分子,反而會向蠻族酋長和江湖豪傑發出了逐鹿問鼎的信號。現在就有一個簡單而準確的鑒定標準,像第一顆原子彈爆炸那天,費米扔到空中的那一把紙片一樣可靠。

目前的打黑明顯掌握在改革開放幹部手中,由合作開歌舞廳的地方系公安負責,像大偉人江奈生魏爾德一樣,專門抓無足輕重的小嘍囉填補名額,沒有實現垂直管理的最低要求。如果運動繼續掌握在劉少奇的四清工作組手中,文革反而會使毛澤東更加孤立。因此2020年以前,孟建柱主流的豬頭必須家破人亡,如果那時還搞不出一批合格的雄安新三十年幹部隊伍,再列寧化就失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