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口學

commie本來就是全員恐怖組織,首先是偽造假護照,將軍火運到德國和保加利亞之類,然後是做假商務辦事處,目的就是為了偷運管制物品。孟家三代都是職業恐怖分子,華為的匪諜身份一開始就羅倫斯的遠東進出口公司一樣清楚。吃瓜群眾如果不明白此人的來頭,只需要知道理查德佐爾格就是他的前任就足夠了。他老人家的部下打進了蔣介石的武漢行營和參謀部,把黨軍追擊紅軍的部署通通發給了毛澤東,所以才會有四渡赤水出奇兵,毛主席用兵真如神的故事。此人在毛澤東進城以後,做了北京國際關係學院的院長,所以貴匪的外交人員和新聞人員一樣,都是職業匪諜或職業匪諜的白手套。

任正非不一定是孟的親生父親,很可能是帶著男主人的任務,以結婚名義監視孟母的內保人員,儘管在正常情況下,多半是由組織派女主人做內保,任務包括在關鍵時刻將監視對象殺人滅口。任正非很怕公司當中作為掩蔽的那一部分吃瓜群眾不明真相,傻不唧唧地真想做起研究來,就發明了狼性文化來排除太聰明的人,保證公司內部的吃瓜群眾都是無產階級傻逼,偶爾幾個漏網的死大學生真開發起來了,任正非甚至緊張到要送他們進瘋人院滅口,真正的企業哪有這種管理學。所有這些都是為了掩飾華為真正的功能和保護骨幹特務。

孟留在美國坐牢是最好的,出賣機密以後可以換取終身保護,如果回國就是項英,無論有沒有洩密,都得殺人滅口。任正非或他的司機保鏢之類,按規矩應該就是執行人。製造一起隧道車禍,意外高墜死亡,或者就在臥室裡用枕頭沙袋,宣稱心臟病突發。武漢行營那個上校匪諜,名叫劉燧元,不知道施展是不是他們的系統,當然後者更有可能是打秋風的門客。

“这个职位(苏美贸易股份公司经理)是很重要的,因为当时苏美之间还没有建立正常的外交关系。苏联在美国既没有全权代表机构,也没有商务处。苏美贸易股份公司是一个仅有的机构。它是一个贸易团体,负责经办贸易事务。实际上,它不仅行使全权代表机构的职能,又起着商务代表处的作用,同时又是共产国际和格伯乌在美国进行一切地下活动的基地。就它在贸易方面的职能而言,也是相当重要的。当内战刚刚结束的时候,被破坏而瘫痪的铁路交通运输之所以得以恢复,完全是由于及时从美国进口了大批蒸汽机车。这一使命当时是通过一个以罗曼诺索夫教授为首的专门贸易使团进行的……斯克良斯基(托洛茨基在紅軍的左膀右臂)被任命為蘇美貿易公司經理後,就在乘坐摩托艇遊湖時不幸淹死。我和麥赫里斯堅信不移,肯定是斯大林下令滅口的。”(波利斯·巴让诺夫:《斯大林秘书回忆录》,知识出版社,1982,第92-9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