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鐵盧駐馬店學

這其實是文明歧視鏈問題⋯⋯兩希以前,人類文明只有一個。新月沃地的源文明分化為東方和西方兩系以後,冠亞軍決賽一直在兩者之間。西方中心的時間段佔七成以上,優劣互見的時間段佔兩三成左右。古典時代的東方是指伊朗系,中古時代的東方是指阿拉伯土耳其,近代的東方是指印度日本。東亞的存在感一直非常模糊,為上述正宗的東方所掩蓋,也就是說即使充當反派人物,都沒有資格做敵對勢力的老大。

東亞在成型文明的歧視鏈中,自始至終能夠佔上風的對象,恐怕只有美洲印地安人和南部非洲,也就是說屬於預選賽淘汰下來的球隊。這是基本盤,時代因素和技術因素是從屬於基本盤的。

我老人家對滑鐵盧事件的政治社會法律因素一無所知,但根據對貴國人民德性的理解,高度懷疑如果主角換成印度人,結果就會更有利些。貴國人民贏了技術,輸了政治的學說,很可能跟西醫長於外科,中醫長於內科的理論差不多。實際情況是外科輸得很明顯,內科輸得不太扎眼。第一步修正解釋說,我們輸在外科。這樣就由全面解釋退化到片面解釋,但還不是撒謊。第二步就說如果不是因為外科拖後腿,我們的內科本來還行。這樣就由片面正確退化為純粹撒謊,但面子得以挽回。如果你把外科翻譯成政治,把內科翻譯成技術,大概就能廉價七成地復原滑鐵盧事件的真相了。

以上翻譯方法充滿惡意,但像霧霾中的口罩一樣必要。如果真相居然不符合上述猜測,我老人家的感覺,就會像是從隴海鐵路的車站下車,伸手一摸發現錢包還在,不免陷入獨立思考當中,懷疑有什麼地方出了毛病。基於德性和歷史積分的推論,一般是格局大體正確和細節少量錯誤的綜合。總之此事強化了我老人家早就有的偏見,也就是貴國人民無論在西方還是西方以外,都不是穆斯林的對手。非西方文明當中,如果有誰的段位比較接近,那也更可能是印度,而非貴國。

以上所謂的段位不僅包括政治組織能力,而且包括純粹技術能力。貴國人民喜歡捏造東亞人智力發達體力不發達、技術發達政治不發達的神話,其實意義跟西醫長於外科、中醫長於內科差不多。無論諾貝爾獎還是普通醫生工程師之類,穆斯林和印度人的存在感都比貴國強。貴國網絡藝術家吹噓的幾個所謂先進技術,行內人都說是騙老幹部的三峽工程。留學生給人的感覺,好像以投機取巧為主,鑽空子學比較發達,學習還不如據說是他們鄙視的中東小國。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