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洲國的諸亞同盟

1938年5月7日,防共回教徒同盟在承德宣布成立。

同盟“成立大会上,由当地防共同盟本部首脑、即同盟总裁花田仲之助与同盟长张子文两人联名发表《伊斯兰教徒反共宣言》。同盟「网罗了鹤冈长太郎、重松又太郎、甘粕正彦、高桥水之助、十河信二、鲶川义介、土方甯、前田照城(驻承德五军宪兵队顾问,后备陆军大佐)、大川周明等与回教有关的知名人士」来做同盟的顾问。

在成立「防共回教徒同盟」的过程中,最为活跃的是「作为志士而闻名的退役中佐」花田仲之助(1860–1945)。他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六期毕业生,长期活动于中国东北。根据山名正二所著《日俄战争秘史:满洲义军》一书,1897年4月,时为日本陆军参谋本部第二部情报军官的花田,为了搜集军事情报,曾受命扮作日本西本愿寺的僧侣潜入符拉迪沃斯托克,以「清水松月」的假姓名潜伏三年之久。花田归国之后被编入预备役,于1901年成立以天皇「教育敕语」为基本理念的「报德会」,在日本各地广为宣传「知恩报德、感恩报谢」精神。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后,花田接到征集命令,被任命为熊本步兵第23连队第一大队长,但在一个星期之后又被调往日本陆军参谋本部,被任命为「参谋本部属员」,受命组成一支在敌后收集情报和进行破坏活动的特别部队。在黑龙会首领头山满的支援下,花田仲之助率领由他亲自选拔的8名步兵、工兵,加上7名玄洋社成员,组成一支16人的「特别任务队」,进入中国东北辽东地区,以「满洲义军」的名义纠集了「满洲马贼」,从背后对俄军反覆进行攻击。有人说,「满洲义军」在日俄战争结束时,已经发展到1000人以上。因为「满洲义军」劳苦功高,「义军总统」花田仲之助在战后受到日本军部的表彰。”

日本的右臂从满洲伸向内亚,左臂从台湾伸向南洋,斷一臂則半身不遂,断两臂則自身难保。中国主义的帝国结构和日本的存在本身是不能相容的,或者说日本的安全只能建立在清联邦遗产的解体之上。同盟成立伊始,就向扼守内亚走廊的穆斯林民兵发出了呼吁:“位于支那边境西域的五马联盟应该与南方的土耳其遥相呼应,高举反共运动的烽火,切断苏联对支「红色通道」,击破蒋介石容共政策的最后抗日据点。在此基础上,我等回教徒同志以神国日本为盟主,为了亚细亚文明的复兴,为了全世界被压迫民族的解放,结成伊斯兰教徒反共同盟。”日本驻承德代理领事草野致电外相广田,高度评价内亚穆斯林各邦作为日本盟友的政治意义:“「一,与满洲国的二百万回教徒保持联络」;「将该地作为回教徒的防共本部,并以此为中心,不仅与满洲国的,而且与一千万支那回教徒进行团结,支援五马联盟,使其从蒋政权中完全独立出来,然后进入中亚,促使该地区各国独立,或排除第三国的影响,在皇国之慈光下完成东洋的皇道联盟」;「预定最近向新疆和阿富汗方面派遣工作员。」并补充道:「为了方便与参谋本部取得联系,该会干部渡边清茂和安田德助(均为教务会热河省本部职员)二人于八日由当地出发进京,为了与关东军取得联络,该地的特务机关长荒木大佐于九日出发前往新京。」

对同盟的「第一次实施计划」,草野代理领事给予了高度评价:「据我观察,不仅内容上立意周到、组织具体,而且方针甚为精细。为了保证日本的大陆政策得以顺利开展,不仅准备支援支那边境西域地区回教徒的反共政治独立运动,甚至支持近东各国的民族解放和印度的独立运动。值得注意之点为:(一)实施要领规定:1.该项工作要始终与当地作战兵团的对回教工作保持一致;2.坚持不懈工作以强化和推动世界回教徒军的自发奋起,根据这一原则,重视回教徒揭竿而起,在表面上最大限度地避免军部进行指导(的印象);3.鉴于本项工作对于国家的重要性,要警惕不良分子进行策反,重视对人员的选择工作;4.关于本项工作的宣传活动,积极组织和利用民间的宣传网络,原则上排除官方宣传……(三)组织由回教徒独自参加的义勇军,编制为从第一军到第四军;(四)确保与我方大本营及内阁的秘密联络。」关于组建「义勇军」一事,「决定在承德特务机关的指导下」,第一次招收5000人;「关于派遣方法,遵照关东军的指示,另外单独做出计划,以期支援支那西域回教徒的独立」;最后特意强调「对于本项计划,承德特务机关长甚至牺牲自己的时间,始终给予了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