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偽之間:諸夏各邦與中華民族

語言同化能力是民族發明學的重要指標。巴蜀利亞和湖湘利亞的匪諜化費拉化都比坎通尼亞嚴重得多,但語言同化外來移民的能力似乎不遑多讓。原始生命力近乎神裁,只能分析和利用,無法解釋和改變。民族語言強勢,就能容忍民族發明家的失誤。反過來就不行。歷史發明家無論多麼努力,彌補不了基本盤的虛無。

中華民族發明的最大問題,還是在於人造共同體缺乏天然基本盤。長征小說和狼牙山流寇小說本質上屬於民族發明學,為八千萬接班人建立共同語言,通過共同語言構建民族邊界。中國統治者積極推動再列寧化,實際意義在於跟諸夏爭奪原材料。他們明白蘇聯不是死在市場經濟手中,而是死在民族發明手中。

只要民族發明失敗,十億費拉資源足以養活八千萬中國人。即使市場經濟全毀,頂多損失一半資源。只要八千萬中國人的歷史發明和組織建構搞好,將來總有翻身機會。從馬基雅維利主義的角度看,他們的算法一點沒錯,至少比信任市場經濟的土豪和相信歷史真相的知識份子強N倍。

自稱中華民族的列寧黨唯一無法做到的,就是無法把解構機器變成建構機器。人造的假共同體無論多麼強大,都戰勝不了上帝創造的最軟弱天然共同體。割草機無論多麼精密,最終都會躺在最卑微的野草當中,變成一堆垃圾。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