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之亞洲影響

中心-邊緣格局的意思就是影響的不對稱性。美國感冒,亞洲就會發燒。美國政策的微調,對亞洲就意味著劇變。外交政策並不構成這次大選的核心議題,亞太政策更不用說,但亞太格局的僵硬和脆弱,自然會體現為更高的依賴性和敏感性。日本都難以跟上希拉里比較溫和的重新佈局,其他各國只會比日本更難適應。

川普目前宣示的政策,嚇壞了外交部的職業官僚。一方面,他的經濟本位主義會戳破東亞的泡沫。從長遠看來,對世界經濟的健康有利,但短期內會造成不可預測的窗口,而不可預測則是任何官僚最害怕的東西。另一方面,他的安全政策會讓東亞的附庸國非常吃力。歐洲雖然疏於防衛,但歷史傳統的積累仍然強大,除日本以外的東亞各國,完全不夠資格與其相提並論。烏克蘭在窗口期表現的抵抗能力,以歐洲標準看來十分薄弱,但韓國和東南亞國家在類似情況下,能否具備同樣的國家能力和政治素質,非常值得懷疑。經濟懸崖和安全窗口重疊,誘惑實在太大。

1945–1950的危險窗口以後,東亞還從來沒有經歷過像未來幾年這樣凶險的窗口。如果這個窗口無法平安度過,就意味著冷戰邊界的崩潰和亞洲大陸的碎片化。窗口關閉以後,亞太格局無非就是以下兩個極端之間的某一個灰度值。在一個極端,日本恢復英日同盟時代的角色。另一個極端,亞太印度安全體系在某些歐洲國家的參與下進一步擴大和延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