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國衣冠拜冕旒

波斯帝國的騎兵頭巾首先變成鮮卑人的戎服,然後通過宇文黑瀨的帕頭,變成科舉文官的烏紗帽。漢魏衣冠並沒有烏紗帽,更沒有薩珊錦袍。《天和禮典》很像政協會議,號稱去周(胡)復漢魏(高齊),實際以亡齊名儒熊、盧為白手套,以薩珊新胡服取代鮮卑舊胡服⋯⋯宋亡,儒生呼天搶地之華夏正統皆伊朗文化殘餘。

《大唐新語》曰:北朝雜以戎狄之制。北齊有長帽、短帽、合袴襖子。朱紫玄黃,各隨所好。天子多服緋袍。隋代帝王貴臣,多黃紋綾袍,烏紗帽,九環帶,烏皮六合靴。百官常服,同於走庶,皆著皇袍及衫,出入殿省。後烏紗帽漸廢,貴賤通用折上巾以代冠,用靴以代履。折上巾,戎冠也。靴,胡履也。

唐之六冕,源於弗里基亞軟帽。波斯人改為雙層折疊帽,入明堂則合為尖帽以成禮,出戰場則分為面幕以蔽風,所謂出將入相之制。鮮卑人因之,布羅代爾所謂塞浦路斯尖帽也。近世陜甘回民自詡唐人所招,鄙視大清,頭戴尖尖帽,即古伊朗之風也。靴則為波斯騎兵標準配置,諸夏日本之木鞋原非騎射所宜。

萬國衣冠拜冕旒,安息王中王也。天可汗,外伊朗之突厥化也。天下體系,原為波斯大王統攝外伊朗封建各邦而設。內亞因之,以治東亞降虜。滿蒙天下繼承伊朗天下,猶莫斯科大公號稱第三羅馬。儒生叫囂其間,較之泰戈爾乞食英印帝國,尚且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