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拉左派和費拉右派

我老人家非常了解費拉,所以深知費拉左派和費拉右派都是費拉,如果由左派變成右派,並不證明自身德性有所上升,只是說明他們寄生的文明季候有所變化而已。具體來說,就是這樣的。

費拉看到文明早期的部落酋長和封建貴族憑推薦上大學,就要變成左派。左派的意思是應該分數面前人人平等,讓騎馬射獵的英國紳士和蒙古武士給頭懸梁 錐刺股的屌絲讓路。

費拉看到晚期文明讓高盧人日耳曼人潘諾尼亞人進元老院,就會變成右派。右派的意思就是應該金錢面前人人平等,讓身經百戰的新移民戴克里先給腰纏萬貫的埃及老費拉菲爾普斯讓路。

所以費拉無論從理論上講是左派還是右派,實際上總是維護秩序消費者。他們的理論翻譯成人話,總是要求司機和乘客平等。他們抱怨得最厲害的地方,總是保護者或秩序輸出者對他們最好的地方。他們的要求如果實現,必然會導致自己首先毀滅。英國貴族如果不能憑出身上牛橋,就會像約翰王一樣拔費拉的牙勒索。潘諾尼亞蠻族如果不能通過羅馬軍團當上皇帝,徵收埃及費拉企業家的保護費,日耳曼和阿拉伯蠻族就會征服羅馬帝國,搶劫埃及費拉企業家。

非洲人、墨西哥人、阿拉伯人和土耳其人在西方的地位如果有什麼疑問,那就是不好判斷誰是保衛羅馬的蠻族,誰是反對羅馬的蠻族。清華高材生和血汗工廠老闆的費拉身份,那是一點疑問都沒有的。苗族酋長和突厥教法學家生產秩序的能力,都比他們要強。所以這事的唯一問題是,科舉輸家當中的社會活動家夠不夠資格跟同樣科舉輸家的黑人西點軍校學生享受同樣待遇?頭懸梁 錐刺股的階級,應該明白元老院永遠不是為你們這種人準備的。

毛澤東搞白卷英雄,問題也是僅限於選錯了階級。紅衛兵聖戰士和頭懸梁 錐刺股,本來就是同一個階級。如果他選擇蘇聯顧問和特工、日本軍官和僑民、西方傳教士和冒險家,讓他們做鮮卑帝國所謂豪強、蒙古帝國所謂巴圖魯,這些人照樣會繳白卷,但是完全有能力維持統治。東亞帝國借屍還魂,都是靠殖民替代。

他的失敗遭到錯誤解讀,讓頭懸梁 錐刺股和血汗工廠的階級以為秩序真是靠自己維持的。1989年和2017年的災難,都是由這種認知錯誤造成的。僭主發昏,就會讓石重貴承擔查理曼的任務。費拉發昏,就會讓譚嗣同承擔奧蘭治親王的任務,讓菲爾普斯承擔君士坦丁大帝的任務⋯⋯

貴匪在1989年說的話並沒有錯,老子打下來的江山,憑什麼分給動嘴皮子的人,但問題在於江山是斯大林同志和俄羅斯戰士打下來的,跟你這個勤務兵有什麼關係⋯⋯勤務兵的階級地位,本來還不如頭懸梁 錐刺股的士大夫,顛倒階級地位,全靠抱大腿。

蘇聯已死,鬥爭雙方只有爭搶美國的大腿了。江澤民老奸巨猾,在抱新大腿的鬥爭中稍微佔了一點上風,但距離前殖民地代理人那種可靠的買辦資格,仍然有天淵之別,偏偏費拉永遠是不知好歹的,又要以為希特勒是阿明打死的,覺得可以再次開始爭奪世界革命領導權了⋯⋯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Zhongjing Liu | 劉仲敬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