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我问你,你觉得我们之间有友谊吗,我觉得是有的。

后来在好多个想猫的晚上我反复思考这个问题,你来救我是出于友谊吗,在深夜里交谈是出于友谊吗,我想是的,但对我来说又不是的。在某些时刻想与你会面的心情不是出于友谊,在工作日的夜里陪你聊到天光发白也不是出于友谊。你爱宇宙,难以捕捉,我说爱你毫不夸张。你爱宇宙,爱趣味,爱凌晨两点半的炒面,唯独不爱我。我太知道你了,我曾也是趣味的一种,但也只是趣味的一种,人类的身份附带了许多负面的标签,有时我变成负担的一种,有时我变成一段难以具象的电波。

我们之间有友谊吗,你说是有的。你也为我做过一些事情,也花费几百公里来看过我,在你接送别的友人回家之前,也送过我。

但友谊是什么呢,友谊是无需花费精力的关怀,友谊是撞见爽约后的你同别人饮酒时毫不在意的轻松,友谊是我的朋友可以欢声笑语地送我回家,也可以在路边挥别。

在无数个想猫的晚上我被这个问题困扰,如果我不爱你,我们可以谈论友谊吗。如果你没有过六十秒的喜欢我,我们可以谈论友谊吗。

直到有一天我们闲聊八卦,你说你的事不必同我讲。我知道我们之间的交流绝对不是友谊。

我也没有想过两年过去了,我还是会有坐在街边痛哭的一天。你在电话里叫我回家,我又回到2014年的晚秋,没有丝毫长进。

天旋地转,我在海上漂流,向你呼救。无线电里,你说你不会来了。我收起船上的帆,风暴如期而至。

我们之间有友谊吗,其实是没有的。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