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会在某个时刻想到终于决心和你断掉前的那些日子。和朋友去喝酒,手机屏幕亮起,你又为我的突然沉默而恼怒,语音里你明显压抑着怒意对我说,少喝一点。但那天我还是不知道喝了多少杯长岛冰茶,因为胃里很空,所以吐得也格外难受。很狼狈地把学弟当成你,耍无赖地坐在路边不走,又蜷缩在深夜的宿舍门口,给你发很多很多语音,次日醒来又告诉你,不要听

后来去看朋友的乐队排练,在防空洞改成的排练教室外,昏暗的走廊上给你打长长的电话,大段大段的沉默。我鼓起勇气断断续续地说了些想法,我说等你真的来上海了再说吧,你说你终于要养猫了。后来我抢在挂电话前一秒说,我挺想你的,再见。

我很正式地说,再见。

那个昏暗逼仄的防空洞总让我想起某些发生在盛夏的炽热爱情,可惜它再也不属于我。戒断反应会有,但我不想再重蹈覆辙。有过的甜和苦都很真,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是双爆的味道,等我把每个细节都彻底消化过之后,就真的不会再想起你了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Luke Cooper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