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不知身是客

偶爾還是會夢見那個你,當年的那個你

那個神秘瀟灑來去無蹤的你

偶爾還是想跟現實中的你說聲

嘿~我結婚了喔

但其實對你來說並沒有什麼意義吧

你現在還是周旋在正牌女友A,小女友BCDE,遠方女友FG之間團團轉嗎?

你能不能別殺那些魚了?

我們的身體只是機器,讓我們這些乘客來人生觀光一場

我是知道的 就算在夢裡 我是知道的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