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

創作者都是孤獨的吧,我想。林奕含在寫那充滿了自己的真實經驗的小說裡面,一次一次經歷過那撕心裂肺的痛時,她根本不會去想這樣的心情誰能體會,更不會想讀者會如何欣賞她的文采。如果說她是為了復仇而寫,其實多少有一些成份吧,但是並不是全部。我沒看過她這本小說,但是我看過了她的專訪,她對那個讓她深愛卻又狠狠踐踏她的真心的老師是有恨的,她自己承認這是一本很黑暗的小說,雖然也有愛。

雖然沒讀過《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坦白說是不敢看),但是很心疼她也很喜歡她,心疼的方面不用說,我喜歡她的真實,她痛苦又短暫的一生,卻是從來沒有欺騙過自己吧。有許多人,也許包括我自己,在被傷害後選擇的是去藏起自己真實的一面,變得世故,變得冷酷,用他人傷害自己的方式去傷害另一個人。有些人甚至會認為這才是生存之道,所以才會有很多人說,隨著時間過去,自己變成了自己當初最討厭的那種人吧。

蔣勳也談到了許多孤獨的形式,他說:作為一個不思考的社會中的思考者,他的心靈是最寂寞,最孤獨的。」即使瀟灑豁達的蘇軾也有許多孤獨的時候,一如蔣勳評論他有寂寞沙洲冷的孤憤:「誰見幽人獨往來,縹緲孤鴻影」,不白之冤無人知的痛苦,仍然「揀盡寒枝不肯棲」,清高淡然不同流合污。

就算洞悉人心和情感如林夕,又何嘗不孤獨?若不孤獨,怎麼會寫下「假如讓我說下去」這樣和自己天人交戰的歌詞。還有他近期寫的「煙火裡的塵埃」-“世界都愛熱熱鬧鬧,容不下我百無聊賴” 、“如果世界聽不明白,對影子表白” 好像有種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這樣無奈的自得其樂。

如果想要被所有人接受、被所有人喜歡的人,我想他是不會創作的。因為要考慮的層面太多,要步步經營的地方太繁瑣,所以那些精心策劃討好大眾的作品,最多只能說是很好的編排,不能稱為創作,當然也不可能成為藝術或經典。

其實孤獨又何妨,萬物一體,想得到絕對的孤獨也不可能。可以去享受相對的孤獨,別辜負了自己那股傲氣,別讓其他人發現你有絕望的氣習,也別放棄這樣的自己,我多想這樣跟林奕含說,可惜並沒有機會了。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