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only a ghost story──Billy Elliot的〈天鵝湖〉,月亮牌

第十八張大阿卡納「月亮」首先所引起的聯想,就是與生命進展相左的逆行所導致的問題,這和第十七張牌「星星」的主題正好是對立的。如果說星星引發的想法、感受和驅力,與生命和意識的無限進展有關,那麼月亮引發的想法、感受和驅力,就是與包圍、停頓和退化的傾向有關。月亮涉及的就是「衰減媒介」,也就是月蝕作用。它攸關每個人的靈魂被迫要接受的東西,因為它會隨著命運而至。──《塔羅冥想》

《天鵝湖 Swan Lake》是柴可夫斯基原創的芭蕾舞劇,也是世界上最出名的古典芭蕾舞劇,有兩種版本的結局混合著演出,一是王子被黑天鵝奧吉莉亞蒙蔽而拋棄奧傑塔,另一則是王子終於幹掉邪惡巫師,天鵝公主奧傑塔恢復人形,有情人終成眷屬。

Movie clip from Billy Elliot

Billy: It’s crush, isn’t it? So, is there a story then, Miss? 很好聽對不對,是不是還有一段故事?

Mrs. Wilkinson: Of course. It’s about a woman who’s captured by an evil magician. 當然,這是關於一個被邪惡巫師囚禁的女人的故事。

Billy: Sounds crap. 聽起來很爛。

Mrs. Wilkinson: And this woman — this beautiful woman is forced to be a swan. Except for a few hours every night when she becomes alive. She becomes real again. And the one night…she meets this young prince, and he falls in love with her. And she realizes this is the one thing that will allow her to become a real woman once more. 這個女人,這個美麗的女人被迫變成一隻天鵝。每當夜幕低垂的時候,她才能短暫地回復人形,才能變回真正的自己。然後有一天晚上,她遇見一位年輕的王子,王子愛上了她。她知道,這是她能夠再次變回一個真正的女人的唯一機會。

Billy: So then what happens? 然後呢?

Mrs. Wilkinson: He promises to marry her and then goes off with someone else, of course. 當然是王子答應娶她卻和別的女人跑了。

Billy: So she has to be a swan for good? 所以她只能永遠當天鵝?

Mrs. Wilkinson: She dies. 她死了。

Billy: Because the prince didn’t love her? 就因為王子不愛她?

Mrs. Wilkinson: It’s only a ghost story. 這只是個鬼故事。

愛情戰勝邪惡這種劇情,現實人生中並不存在。我想是因為愛情中沒有真正的邪惡,且愛情既短暫又脆弱易逝。也許王子並不是被蒙蔽,而是黑天鵝奧吉莉亞展現出占星學中8宮與5宮的特質,她更加迷人、善誘、性感又熱情,並將愛情的變化莫測欲拒還迎的遊戲精準掌握。黑天鵝奧吉莉亞是天鵝公主奧傑塔的進階版,所以黑天鵝著名的32圈軸轉「揮鞭轉」舞碼難度會這麼高,其展現角色陰暗面的穿透力與影響也來得更加激情,而這些都是當魔鬼牌用在解釋愛情時的氣質。無論任何性別,很少人被愛情吸引時不掉入其中,因為fall in love的重點就在於著魔般地墜入(愛情的地獄吧)。

月亮牌所代表的潛意識恐懼,必須由我們單獨去面對,因為它們超越語言,深植於我們內在的動物性。如果你已經在星星當下得到了信心,而且能夠接受這些來自你潛意識的狂野事物,這些驚懼就會平息下來,水面亦將風平浪靜,而道路依然存在。這條道路是通往山那一邊的太陽,然而在你的內在世界得到平靜之前,你還是無法充分體會外在世界。──《其實你已經很塔羅了》
Tarot desk of the moon.

飾演Mrs. Wilkinson的Julie Walters在電影《舞動人生 Billy Elliot》中,對小男孩Billy講述天鵝湖的故事,她緩緩念起台詞深具戲劇張力,尤其在我上過聲調說話課之後,再次觀賞這部電影,更加崇拜她鏗鏘有力地把角色包覆的情緒能量釋放。劇情來到Billy將赴皇家芭蕾舞學院求學,他來到拳擊教室與老師告別、躊躇不安的那幕,害羞地對老師說「我永遠不會忘記妳」,雖然Mrs. Wilkinson身為教師並不以此為意,啟蒙學生乃是教師的職責,但電影尾聲,成年的Billy首演了一齣另類的天鵝湖,童年時在Tees Transporter Bridge聽著柴可夫斯基〈Swan Lake, Op.20, Act 2: NO.10 Moderato〉,渡橋上的對話即已烙印心中;藉由重新詮釋奧傑塔,來表達自己對這個故事的看法。

Movie clip from Billy Elliot

我想知道這個未能完整演出的男版天鵝湖(不是指Matthew Bourne的男版天鵝湖,雖然看起來就是一樣的裝扮),是否能跳脫女性在潛意識愛情劇本中的框架與桎梏,轉化完全陰性與被動的立場,抗衡evil magician/不由自主的殘酷命運?是否能夠憑藉自由意志的覺醒,跳脫天鵝形象與死亡的二擇一?

如果你喜歡這篇,請幫我多拍幾次👋 謝謝你的鼓勵!

#BillyElliot #ballet #SwanLake #Moon #TheDevil #Tarot #塔羅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