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道中﹞中目黑之章

2017/5/3 目黑區

以目黑川為名的中目黑一代在東京城南,大抵是住商混和區,有很多的民居,書店、咖啡店及獨特的商品小舖。路上是沒有人潮的,但在走往目黑區的Blue Bottle咖啡店時,我發現這裡不是沒有人,而是人都在書店或咖啡店裡。

下午陽光時有時無,五月的天氣還算宜人,走起來不算太辛苦。只是駒沢通り的路是一陣上坡,在旅途中間的這天,我肩背上沉重的相機包加上幾天以來不斷的步行與拍照,使我在中目黑這裡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疲累。

我的目的地是Blue Bottle中目黑分店,為了幫妹妹買咖啡豆。好不容易選好咖啡豆,店員問我,要不要喝杯咖啡?其實我是不嗜咖啡的,但因為旅途的疲倦 ,因為櫃檯一杯一杯現做或冰或熱的飲品,因為空中濃厚薰人的香氣,我說好,我要一杯今日特選。

今日特選是冰淇淋咖啡。我不愛咖啡是怕苦,但這杯花式咖啡冰冰涼涼甜甜香香,清爽不膩,我一邊喝一邊挖冰淇淋吃,這真是我最喜歡的一杯冰咖啡了。

即便這家藍瓶位於不屬於市中心的中目黑區,客人依然不少,店內桌椅坐滿了,我拎著相機包跟咖啡走到落地窗前最右側的角落,一邊喝一邊看店內的客人。

等待咖啡的客人們
正要喝咖啡但突然發現鏡頭的女子
坐在長板凳上,喝咖啡談情的情侶
坐在我正面前,談生意的異國女子與本地女子
五月陽光下,坐在戶外喝熱咖啡的客人們

離開藍瓶咖啡以後,我朝目黑川走去, 突然被其中一間房子前擺放的白玫瑰所吸引。那花掩藏在梯子後面,再後面是一道木門,在下午的光線下,幽微明媚。

我蹲著拍了幾張照片,一位可愛的小姐從木門裡走出來。她發現了我,有點驚訝,隨即露出開朗笑容,跟我介紹這是一家花店,並且熱情的邀請我入內參觀。

一進門有另一位小姐遞給我名片,原來花店叫做 farver。店裡同時還有一對年輕夫妻帶著嬰兒與店員聊天,遞名片給我的小姐讓我隨便參觀,任意拍照。

這家花店非常的美,室內空間雖不大,但擺設的很豐盛。店內牆面是暗色系的,花材看似隨意擺放,但凌亂中有一種目不暇給的美感。各式時令鮮花如虞美人、玫瑰、桔梗、各種菊花及蘭花草層次鮮明的伸展,最令人驚豔的是我們平常花店罕見的牡丹,柔情萬種在其中吐芳。

乾燥花也別有風情,一束束的吊掛在架上,顏色是褪了,但美麗並不遜色,失去水分,但用另一種方式求得永生。

離開花店後,再走十幾分鐘,就到目黑川兩岸了。目黑川流經世田谷、目黑與品川三區,並於品川注入東京灣。而目黑一段栽滿將近四公里的吉野櫻,春來時兩岸櫻花盛開,夾岸綻放,聽說有撲天蓋地的漫天花浪,是東京最具盛名的賞櫻地點之一。

這裡的住民不必遠求,每逢花開,打開門窗就是滿眼的春華。

五月自然沒有櫻花了,但樹仍在,發滿新葉,蜿蜒一河的深綠。目黑川在幽深樹蔭底下潺潺流淌,溫謐如鏡。

河流外是人行道,隔著不算寬的道路就是連棟房屋。兩岸的房子形式素樸,不是新穎大樓亦非情調町屋,是使用了數十年、實用主義的戰後社區風格,大多都是中低樓層的連棟住商混和公寓,低樓層作為店家,雖然販售不同商品,但氣質異中有同,無論是書店、咖啡店或時尚衣著小店,都有一種日常的閒散風格。

走得累了,可以撿一間店鋪進去逛逛。比方說,河邊有一家書店叫做Cow Books,號稱「世界上最糟也最棒的書店」,其實店鋪並不大,販售的是藝術、攝影及旅遊等等除了讓讀者長知識以外,還能增進生活品味及取得愉快體驗的書籍種類。

店鋪規模不但不大,中央還擺了一大張長桌,客人可以撿幾本書坐下,打開桌燈,安安靜靜的讀書。店員除了賣書,也煮咖啡,書架上的LED跑馬燈時不時晃逛幾句店主的醒世格言。我剛好拍下一句饒富深意的有趣句子:Book bless you.

而深受國內文具愛好者熱愛的Traveler’s Notebook大本營Traveler’s Factory也在中目黑,我自己也有幾本他們家的筆記本,簡稱TN,走的不是精緻時尚風格,而是講究個人使用痕跡與歷史感的獨一無二。

光是打開筆記本聞著皮質香氣,撫摸著厚實的牛皮與紙質,就有一種生活因而更美好的感覺,何況整間店鋪都是系列文具或相關產品,TN愛好者來此一定為之瘋狂。

閱讀與筆記,向來就是人生中幾件最美好的事情之一。

中目黑往北走穿過青葉台,再往上坡走去就是代官山。是一整路從文藝社區走向精緻樓房的都市地景,沿路偶爾幾家小店,或美髮沙龍,或寵物美容,或衣著皮料,無不裝置的別出心裁。

這間是美髮沙龍
皮草衣飾店
寵物美容

中目黑一代行人步伐不快,觀光客亦不多,彷彿是都內一處大隱於市的桃花源,三三兩兩的親朋好友於河邊隨興而歌,於小路上並肩而行,於中古書鋪裡隨意而閱,於咖啡茶肆裡相視而笑。

隨興,便是中目黑慵懶的迷人氣質。就如同那流速不快的目黑川水,有河於門前流經,竟是如此美好的一件事情。

為什麼我們喜歡街景?我又要引用一下自己: 那是因為我們在心裡知道這些房子裡都有人,那種腳踏實地生活的況味。

中目黑的街景之所以令我覺得著迷,是因為我想像我若為東京居民,那不存在的東京的我立即浮現腦海中。那個我穿上一身輕便的淺色衣裳,只帶上一台小相機跟筆記本,也許在週末、也許在平日的午後,來到這裡先喝杯咖啡或茶,走進一家書店找幾本二手書,然後沿著河岸逛逛小店家,最後在餐廳前的人行道座椅上滑手機玩遊戲,一邊等著我等待的人。

那日常的生活的氣味,令他鄉如我鄉,都是一樣令我們感到舒適安心的美好氣味。

Photo Credit : Miss Fotogrape
Fanpage:https://www.facebook.com/MissFotogra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