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道中﹞谷根千之章(上篇)

2017/5/1 谷根千

谷根千其實是三個地方,谷中、根津、千駄木。谷根千其實也是一個地方,在東京的東邊,上野的上面。

與淺草押下不同,谷根千因為地形上皆是坡地谷地,開發不易,房舍仍維持著幾十年來的規格,像起伏的坡地裡長出來的小火柴盒,整整齊齊的排列在一起。

走過谷中靈園前面街道的高中生

明明上午還是風和日麗,但那天一到谷中,天空突然陰暗了下來。陰天下的靈園雲靄沉沉,更顯幽靜。我拎著在日暮里買的草莓走進墓地旁的寺廟,抬頭看,上頭寫著護國山法王寺。寺廟裡有很宜人的庭園,空氣因著木頭建築而氣味芬芳,起風了,隨即開始打雷,庭院中樹葉沙沙聲響如同過往年代裡傳來的森森低語。

和我一樣是觀光客
護國山法王寺
日式庭園最是宜人

寺院外是占地廣大的谷中靈園,整整齊齊地規劃著,墓碑是一座座的石頭與木牌,墓園中間的道路兩旁種滿櫻花。此時櫻花自然是謝了,新綠的枝枒合抱了整條路,在陰風斜雨中張牙舞爪地翻飛。

靈園規劃的甚是整齊

我在路邊吃草莓(洗草莓的水來自法王寺),不時有急著避雨的中學生騎腳踏車飛快呼嘯而過,他們身後夾帶著大雨,催趕著我往下走,到與日暮里駅相接的路上,雨勢實在太大,只得躲在人家的屋簷下發呆。

忽然有腳步聲倉促跑來,一名女子牽著一隻狗從我旁邊跑過,女子見到我,啊了一下,隨即消失在眼前。過了三分鐘,她再度出現,拿了一把透明雨傘給我。

「請拿去用吧,不用客氣。」我日語是不諳的,但我猜想她是這麼說的。雨中送傘即使在本國都是值得歌頌的奇遇,何況在異國,我激動地用盡所有會講的日文跟她道謝(還兼雜英文),她微笑點頭,我們語言不通的在雨中相互鞠躬。

這就是那好心太太的狗

多虧有這把雨傘,我得以往谷中銀座方向繼續走過去。這裡多是丘陵地形,走下一個階梯,還得再往上一個階梯,路上有很多的野菊,有點像茼蒿的花朵,多可以長到將近一公尺高,我蹲在路邊拍,有路過的歐美人士用英文笑說要幫我撐傘讓我好拍照,我其實拍完了,跟他搖手道謝。

谷中銀座仍然是商業活動旺盛的街道
避雨時,那就喝點酒吧
谷中銀座的底部

穿過谷中銀座,有些人在商店街躲雨,坐在翻過來的籃子上喝著啤酒。雨勢減緩了,我索性走路去根津神社看杜鵑花。我說過旅行的時候下雨不算什麼,而反正,谷根千的街景與雨景甚是合拍。

電線桿旁的小白花
路上遇見的洋娃娃
根津街上

根津神社是德川家的家寺,歷史悠久,栽了滿園的杜鵑,而杜鵑又叫躑躅,今年的躑躅卻是躑躅了,神社的花園只見新綠少見花,綻放的量只有意思意思。那一團一團的杜鵑灌木叢像一顆一顆蓬鬆的綠色饅頭,層層朱紅的千鳥居隱藏在這些饅頭中,如山巒疊翠,如津波翻湧,體現了日本的齊整併幽深之美。美景之前的時間總是暫停的,也許百年前的人們也一樣站在我現在站的位置觀賞同一個景色。

聽說夏目漱石也常到根津神社推敲文思,因此神社內有一塊「文豪休憩之石」,如今我撐著傘坐在石上,只是發呆看鴿子。雨又停了,還露出點陽光,我走進神社,神社本殿華美宏大,穿著鮮麗和服的日本女子們在庭前周圍走著,如昭和時代走來的古典仕女樣貌。我忍不住跟著其中一組,忽然她們轉過頭,嘰哩咕嚕的對我說了一串話,接著把手機拿給我,原來是要請我拍照。拍完後,我問她們可否也讓我拍幾張照片,她們欣然同意,而且立刻擺出許多專業笑容與姿勢。

我一邊拍一邊讚嘆,日本女子真的是很有美的自覺。淺色和服女子叫做孝枝,我們交換了聯絡方式,我承諾會將照片寄給她們。後來離開根津沒多久,孝枝小姐便寄了Mail自報其名,先行致意。

然後,雨真的停了,我決定走回谷中還傘。

雨中的根津正殿

to be continued…

Photo Credit : Miss Fotogrape
Fanpage:https://www.facebook.com/MissFotogra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