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者短訪 ─ Astrid

Astrid參加至今大概半年多的時間,有次偶然得知她也住新莊就約了喝咖啡聊聊,我覺得她是充滿活力而且很有想法的人,她的英文流利,我於是想瞭解她是如何累積到現在的程度,或許她的經驗也可以為大家帶來一些靈感。

問:Astrid你好像有很豐富的國際經驗,可以請你簡單介紹一下你的背景嗎?

答:剛從學校畢業時,有申請到美國實習工作,所以前前後後在美國待了幾年。後來,又因緣際會申請到了印度工作機會,也去了約一年的時間。又過了一陣子,朋友需要我去支援她老闆在中國的公司,我又過去工作了一年的時間。回台灣後,工作的內容也大多是跟海外有關,也許因為如此,我對國際方面的資訊一直都有在涉獵。

問:你喜歡在這幾個地方的生活嗎? 最喜歡哪裡?

答:在中國真的純粹工作,沒時間做別的事。美國跟印度其實都喜歡,但說最喜歡,應該是印度吧。因為結識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同事朋友,假日大家都結伴旅行到處到印度各地玩。真的體驗到背包客的生活。

問:所以你喜歡這種國際化的工作環境嗎? 一路上與同事在溝通上是否有遇到瓶頸或挫折?

答:整體來說,應該算是喜歡國際化的工作環境。我分兩部份談好了。第一部份是在國外的工作經驗。初到美國時,因為那時英文口語能力比自己想像中糟(我是說實話),所以有好幾個月我是不敢問問題的,怕說錯,甚至於怕接電話。但隨著待的時間越長,結交了當地朋友後,很自然地聽力跟口語在沒特別注意的情況下進步許多。加上一早醒來,就得開口說英文。後來其實也沒什麼喜歡不喜歡,因為就是工作,那工作本來就是生活的一部份了。工作上倒是沒特別有什麼瓶頸或挫折,只是生活上一直有文化衝擊,不管是在美國、印度或中國。

問:可以理解你說的。

答:第二部份是在台灣跟外國人共事,大概英文溝通能力不錯,所以溝通上沒有太多障礙。我在工作上的個性比較偏向主動詢問,並且一旦發覺有問題會主動跟上司或業主討論,有時會辯論許多事情。有一次因為工序問題,跟一個荷蘭工程師在工地裡直接吵起來,當時是我比較有理,所以我用手勢請他閉嘴,那時候他後方的一群台灣工程師有想阻止我跟他爭吵,但我仍然用英文跟他說明工序前後順序一事,他知理虧也沒特別說什麼,後來就悻悻然地走了。之後在辦公室又遇到他,他也只是笑笑地跟我那時候的PM說,我是個難搞的女生。但他的態度上完全沒有之前吵架的怒火,這點我是覺得跟許多外國人工作後,比例上來說,他們似乎比較偏向就事論事。

問:這些國際經驗帶給你什麼體會?

答:在跟許多國家的人工作後會發覺,其實人都是一樣的,都有好人壞人,記仇的、就事論事的,無關乎是外國人還台灣人,但我喜歡跟工作反應快的人工作。

問:聽起來你英文是在生活中累積起來的? 是否也經歷過背單字文法阿甚麼的階段? 你甚麼時候感覺到說”欸?自己英文好像進步了”? btw能夠用英文吵架應該是蠻流利的XDDD

答:謝謝你啊。用吵架來界定英文能力 ;P

問:哈我是某次用英文吵架才發現自己英文還算流利。

答:我的英文口語跟聽力應該是當時在美國工作時累積的,但過程,我真的不知。我只是印象中我會一直聆聽跟觀察美國同事的用字跟發音,會偷偷背起來他們用的語法,下一次遇到同樣狀況時,我就用相同的句型,久了,好像就比較可以用美國當地人的英文回答他們的問題。背單字應該就是在學校裡背的吧,現在覺得當時應該多背一些單字,想想頗後悔學生時期沒有太認真背單字。至於說我何時感覺英文進步了,大概是工作半年多後,突然開始看得懂他們沒有字幕的美劇吧,而且都聽得懂,也非常愛看。

問:根據幾次跟你一起上課的經驗,我覺得你的英文已經相當流利,怎麼還會來參加MDT?

答:我覺得語言學習是無止盡的。第一次是因為看到有經濟學人的課,當時有訂閱雜誌,但極少去翻閱。為了讓自己有動機去翻閱,想說來試試MDT的經濟學人的課。就一試成主顧了。

問:哈謝謝你來參加,那麼最後一個問題,你期望自己的英文還能有哪些方面的進步?

答:我在歷史跟時事方面的知識及英文能力仍有許多需要進步的空間。人都得時時求進步啦!


* ​MyDearTeacher做的所有事情都在推廣一個信念 ─ 豐富生活的英文體驗。我們談旅行、聊時事、走訪城市裡的隱藏版小酒吧,英文只是一座橋梁,我們要從此看到更寬廣的世界。​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