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交換了語言的同時也交換了世界

by Mr.S

My Dear Teacher在2015年底舉辦了中英語言交換,而在2016年初舉辦中西英語言交換。也就是說,My Dear Teacher用自己的方式向過去說再見,也用同樣的方式,向未來說聲:Hi,我們來了。

My Dear Teacher的語言交換最讓人喜歡的地方就是,在過程中還是保有老師的存在, 在兩個小時內,由老師有效的與參與者分享彼此的時間, 讓不同的老師們負責其母語教學,這也是創辦人Jay的創辦初衷,當然也是My Dear Teacher 的核心(廢話,如果讓大家來這邊瞎聊,讓乾脆把活動改成“讓我們瞎聊一個晚上”就好啦!) 。

語言交換不是瞎聊,更不是單向的語言溝通,而是在有效的時間內分享彼此的時間,彼此的世界。

來自澳洲的Alan負責這兩次的英文時間,在第一次的時候,他問了每個人的新年願望,有人說希望增胖(這句話很令人討厭),有人說希望加薪(這是每個人的願望吧),有人說希望可以環遊世界(好啦,這是我說的),現場還來了兩個小朋友,但她們都沒有新年新願望(純真到令人羨慕)。接下來Alan還分享了澳洲當地特有的英文用語,像是#%&^*@,(亂碼顯示為忘記了)。

兩次的中文時段則是由來自台灣的Disco(不然來自外星球嗎?)接手,他讓現場的每個台灣朋友都變身成為中文家教,教外國朋友回答一些常被問到的問題,像是你為什麼想來台灣啊?你最喜歡吃什麼台灣食物?等等,再請外國朋友上台回答。

有一題是問你知道哪些有名的台灣人嗎?出乎意料的蔡依林獲得壓倒性勝利,在台灣住過一陣子的外國朋友幾乎都知道她,果然國際蔡不是叫假的。接下來Disco還設計一些小遊戲,第一次是玩猜猜看,第二次是玩尋寶遊戲,但不得不說,Disco的這些遊戲有點想把外國朋友逼上絕境。

西文的部分當然是由 My Dear Teacher最正的西文老師Alaska來教大家簡單的用語,像是打招呼啊,我叫什麼名字啊之類的,然後教大家四個單字,分別是前進(delante)後退(detras)左(izquierda)右(derecha)。

你以為這樣就沒了嗎?Alaska可不會砸了自己招牌,緊接著開始玩起矇眼鬼抓Alaska的遊戲,讓派出的隊友聽著隊上夥伴前後左右的指示找到Alaska,有的人都不知走去哪,還有的人與Alaska錯身而過,這就是所謂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吧!

有外國朋友說,在這個活動中,是真的有做到“交換”,不管是語言還是文化都交換到了,而非是讓台灣人單向的不斷說英文忽略了外國人其實也想學中文的心聲,或是讓外國朋友一直講中文而讓台灣人練習不到英文,這樣子就不是交換,而是一種奪取。

所以我們就這樣跟著 My Dear Teacher交換了時間,交換了語言,交換了文化,也同時交換了世界。

Hi! 2016,我們來了。


關於Mr.S

出沒在MDT的各課堂中
有可能是你旁邊的同學
有可能是隔壁桌的客人
有可能是你眼前的老師
也有可能是剛剛正在和你玩耍的小狗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