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07 Gino: 音樂祭文化

長這麼大,這輩子只去過一次音樂祭,而且還是在昏睡中渡過,覺得有點歹勢,只好趕快去參加Gino的音樂祭文化惡補一下。今天的參與者中,對音樂祭都有些陌生,在臺灣如果沒有朋友介紹,可能比較少有機會去參加音樂祭吧。

Gino說他從18歲開始參加音樂祭,在北美,音樂祭是很流行的文化,幾乎每個週末都可以找到音樂祭來參加。Gino說音樂祭沒有一定的形式,可以是在山裡、在海邊,可以是半天、可以是一整週,可以是很溫馨的、也可以是很瘋狂的。

一開始,大家先輪流分享自己參加音樂祭的經驗,或是「想像中」音樂祭的樣子。Kate提到沙漠裡的音樂祭,Gino便順勢介紹了Burning Man,堪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音樂祭之一,Burning Man一年一次在美國內華達州,起源於一群人想要逃離日常生活,便花了一整週群聚在沙漠裡,大家靠著交換物資、分享食物來過活,最後竟然形成了一個小村莊,而當人們離開時,他們把所有的建物或拆或燒,最後又成為一片沙漠。30多年來Burning Man一次比一次盛大,但起初的精神仍在,Gino說這是他最想去的音樂祭。

Gino介紹了一些他曾參加過的音樂祭,其中一些「遊戲規則」真是超出我的想像。譬如說有的音樂祭不禁毒品,人們可以大方地買賣毒品,而警察視若無睹,只因大家有個默契是「音樂祭場地內不執法」。

Gino問大家說,音樂祭的文化中,很重要的一點是「自由」,人們可以享受比正常生活中更沒有限制的自由,但這樣的自由是否仍應該有界限? Gino舉了三個例子:

  1. 可以裸體?
  2. Gino說有次看到一個男子爬到5層樓的樹上跳舞(加拿大的樹應該很高),如果這男子手滑摔下來,一定會摔死、甚至壓死他人,我們應該制止他嗎?
  3. 還有一個例子有點噁心就不提了…qq”

同學中有人比較偏向自由派,認為只要不要傷害到他人、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就應該可以享受自由,譬如說裸體是個人的選擇,但裸體跑來跑去、騷擾別人就不行。也有人比較保守,認為只要大多數人認為該場合不該裸體,人們就不該裸體。但大家都一致認為,爬到樹上跳舞可能會害死他人,應該被制止。

Gino則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人們只要參加音樂祭,就要意識到那是比日常生活有更多風險的地方,不願承擔風險的人,在參加音樂祭前就要想清楚後果等等,套用在這個例子上,Gino認為不該限制這個人,但我們可以做的是遠離那棵樹,以免他摔下來時被波及到。(但這瘋狂男子最後是跳了很久的舞後,又安全地爬下樹來。)

Gino在談論自由跟公共安全的選擇時,提到一個很有趣的觀念是「Risk Reduction」,支持Risk Reduction的人認為,風險是無可避免的,與其強力地壓制,倒不如正視它、減少它。

Gino舉了一個在北美很有名的例子:6年前溫哥華的市長推行"乾淨針頭配給站制度",有毒癮的人可以到配給站領取乾淨的針頭,以免感染愛滋病,支持的人認為,社會中一定會有有毒癮的人,與其讓他們自生自滅,倒不如幫助他們不要生病,畢竟毒癮者如果生病了,又會給社會帶來更多的危害,反對的人認為,政府花錢協助人們犯罪是最蠢的行為。

Gino說就連在加拿大如此自由的國家、溫哥華如此開放的城市,Risk Reduction也是一個50%-50%的觀念,雙方間激烈的辯論不曾停過。Gino認為,這樣的辯論不論結果,只要有人願意關注,並正視每個決策的pros and cons,都有助於社會成為更好的地方。

今天的課程很開心,因為很久沒看到Gino,也很久沒來參加酒吧學英文了,這次上課聽到許多很酷的事情,即使是我們已經算比較熟悉的北美,還是有太多事情是我身為一個台灣人無法想像的啊! 常聽人說學語言就是學文化,我想還是得常保好奇心、瞭解他人文化的思維模式,才有辦法參與到更深刻的討論之中吧?


20150718

大家期待已久的BeerPong上架了耶 歡迎大家來玩 :)

http://www.mydearteacher.com/beerpong-0718.html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MyDearTeacher’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