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o’s Chinese Class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教中文這種事情不是誰來都可以嗎? 老實說,幾年前的我也是抱持著這種想法,但其實只要參加一堂像樣的中文課,任誰都能了解教中文是種非常專業的作業,中文老師必須能夠流利地使用對方的語言,帶領對方慢慢地建立中文的語感,一個字一個字地在對方的心中留下印象,講個最基本的要求,有多少人能站在一群外國人面前侃侃而談?

你有沒有上過很爛的英文老師的課? 遲到10分鐘才大搖大擺地走進教室,不知道什麼原因他眼睛泛紅地相當嚴重(或宿醉地相當嚴重),對於課程毫無準備、筆忘記帶、講義找不到(May I read with you? …hmm…ok…where were we last time?),這種時候你怎麼辦? 我想大部分的人就是幹譙在心底吧? 說起來我們台灣學生實在是很溫順,就算心裡再不爽,也不會看到有人劈頭大罵或是起身離開。

中文課的學生可沒有這麼好說話,就我的觀察,學生大概可以分為幾類,首先是whatever型,whatever型的學生不想下功夫,他只想學好笑的表達方式(屁股之類的),只要是稍微困難的內容,他就會把頭一偏、抿抿嘴、聳聳肩然後說“whatever”。

再來是嚴謹型,這類型的學生大多來自歐陸某大國,遇到這種學生你最好非常清楚自己到底在講些什麼,他們會問些很細微的表達方式(“不過”跟“但是”有什麼差別?),要是你的解釋前後不一致或是支支吾吾,你作為中文老師的信用將有如1990年的柏林圍牆,一夕間倒塌殆盡。

當然還有過目即忘型,這類型的學生尤其常見於每週一堂課的班級,在下課鐘響的時候你會驚訝地發現,這次上課的內容跟上週有90%是重複的,這類型的同學通常還蠻可愛的,上起課來也不會有什麼壓力,但就是讓你有種每次上課都是新學期第一堂課的錯覺。

最困難的地方在於,一個班上通常會有各類型的同學,就像拉雪橇的狗隊中有哈士奇、鬆獅犬跟吉娃娃。

還記得剛剛那個很爛的英文老師的情境嗎? 想像一下你是中文老師,你因為雨後的大塞車遲到了10分鐘,你從捷運站拔腿狂奔到補習班(途中踩到積水噴濕了右腳褲管一大半),到了教室門口你緊張地踮起腳尖,透過門上的小窗口往內一看…我想大概一個人都沒有了吧? 如果你還有看到人影在教室內來回踱步的話,那應該是位嚴謹型的同學,他正在想該用什麼字眼來教訓你守時的重要性。

我覺得中文老師就像非洲獵遊的嚮導,穿著卡其色的短袖襯衫與短褲,戴著深黑色的太陽眼鏡,嘴裡咬著口香糖,對著一群不知道自己為何而來的外國人說:「中文的世界很危險,只要不一小心就被吃掉了,一點骨頭都不剩地被吃掉喔,我看過太多次了,我不管你在你的國家是總統還是黑道老大,來到這裡你就他媽的最好跟緊我。」

但是憑什麼大家要跟緊你? 憑什麼大家要把性命交到你的手中? 惟有呈現出來的自信與專業,惟有充實又有趣的上課體驗,惟有一次又一次的生死與共,這群雜牌軍才能成為你的忠實擁護者。Disco是有這樣能耐的中文老師,他的學生都很愛他,我只上一堂課也被他的丰采深深吸引,如果你有外國朋友想學中文,請幫我推薦他Disco’s Chinese Class。


*Disco於每週二晚上舉辦Disco’s Chinese Class,歡迎大家來參加。

*MyDearTeacher的理念是提供“結合興趣的英語環境”。外籍老師教自己有熱情的主題、學生選擇喜歡的課程參加,我們相信學習語言就是為了要看到更寬廣的世界。更多資訊請見網站 http://www.mydearteacher.com/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MyDearTeacher’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