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是不能核對或理解的

關於死亡的思索

該如何處理

流蕩在藥物之間的

心情猶如盪鞦韆

想盪高或徘徊地面

都取決於

把多少力氣出在刀口上

不敢相信

他的跌落

胸口上用刀劃裂大叉

那是爆發以來的否決嗎

明知問不出來由

碰不起交會點刺眼的

失望輕描淡寫

裂痕讓人缺乏脆弱之必要

主動上前擁抱

擁得淡泊而無能為力

留給你沒用完的

保險起見的商品

臨別前叮嚀要保護自己

無法對成為傷的悲劇視而不見

卻沒有誰會先知道

如何將自己保護好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Jen’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