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 Netflix 新劇《MINDHUNTER》

《Mindhunter》主角,Jonathan Groff 演 Holden Ford(右)與 Holt McCallany 演 Bill Tench(左)
第一晚,不如試試不進入劇集情節,來討論一套劇集。

回歸 Medium。

這裡,我甚麼都會談一點。

但應該會稍為多談,英美的影視作品相關的觀察感想。第一晚,不如試試不進入劇集情節,來討論一套劇集。

兩週前,Netflix 新劇《MINDHUNTER》全球上架。劇集由名導大衛芬查監制,大衛芬查還執導了十集當中的四集。數月前,看 Trailer,就夠資料,會知道是給「那些人」看的。

然後, 《MINDHUNTER》甚麼都剛剛好;要解謎,可是不需要太複雜;要有學術味,可理論不需要太多;對白要型格而豐富,但不必太迂迴;要有壓倒觀眾的氣氛,但不必每集都壓死人。

剛剛好,就好了。 看劇的人,近年都已看過將甚麼都推到極致的劇。我實在忍不住,一集接一集,趕著要在放大假的最後幾日,將之完成。

《MINDHUNTER》的團隊,很理解。 它就是不做。也不需要做,有其他人在做了。它是這個小小的時代,這一年,這年半,需要出現,而必定會令一班喜歡嚴肅作品、喜歡暗黑、警匪、高壓作品的人受落的劇。《MINDHUNTER》很懂整個美劇、英劇世道。 我喜歡 《MINDHUNTER》。

《MINDHUNTER》不是神劇。但它是一套值得看,但不用用盡你十成精力、做足十成準備去看的劇。同時,它聰明,折射出 Netflix 對不同類型的節目的共通製作手法、風格、時限,也能看到它對觀眾、劇集市場和不斷變化的流行文化的理解。它值得推薦,正正因為它不是神劇。

它值得推薦,正正因為它在某種新娛樂主流之中,顯得通俗,甚至暫穩著最「中庸」、最「你無法漠視可是你也無法以最高強度推薦」的行列。這個年代,在樣樣都「最好」、「最多」、「最爆」之中,我們也會追求一種剛好,一個舒適而有趣的小休位、抖氣位。

《MINDHUNTER》就在這個位置。

我喜歡《MINDHUNTER》。

《MINDHUNTER》的好,它的中好分數,它的非神劇性質,同時也代表著整個英劇、美劇、串流世界的新標準。有沒有人為了《 MINDHUNTER 》而剛新成為 Netflix 付費用戶?沒有 — — 它是一部可以養著現有用戶的劇。印像上,如果我們大約四個月都沒有一部從樣的新劇、或舊劇的精彩新季去看,就會開始覺得一家串流公司「冇嘢睇」。

有沒有人看了《MINDHUNTER》後大鬧 Netflix 坤水,說 N 公司經已江河日下、考慮 Cut 單?沒有 — — 它不是「上客」的寶藥,事實上, Netflix 在《 House of Cards 》後,我認為沒有哪部劇是上客良方。它不同喪屍之於 AMC、不同於中古神劇之於 HBO。Netflix 早在幾年前就沒有製作「神劇」的預算。只要保持一定質素就可以了。

《Mindhunter》中的受訪殺手各有性格。

這就是《MINDHUNTER》在 Netflix 的定位。

而作為製劇、串流大老,它旗下的新劇《MINDHUNTER》的定位也正正是整個劇集世界的參考定位。

我喜歡《MINDHUNTER》。
我喜歡這個時間點出現的《MINDHUNTER》。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