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你不信,到你相信,#難置信 #不可置信 #難以置信 #unbelievable 不猜兇手,猜傷者,處理手法難以置信。

假如你看過,THE HUNT,https://www.imdb.com/title/tt2106476/?ref_=nm_knf_t2 ,即是 #奇異博士 裏邊的奸角主演的,曾經提名過2014年奧斯卡最佳外語電影,以及金棕櫚男主角獎。

先講一講背景

#難置信 #unbelievable 改編自真人真事,2008年少女 Marie Adler 因為被人強姦已報警,負責調查的男性警探,不斷的按本子辦事,依一重一重的手續和關卡去處理這件事,同時向她向身邊的受託養家人,同學,同事,身邊佐證事件,結果懷疑她供詞的真實性。各州警方欠缺互相通報機制,令強姦犯於不同地區犯案掩飾行踪,而受害人因欠缺人證及充份證據,最後Marie Adler遭警方質疑事件真實性,最終令受害人更多。

NETFLIX 愈來愈多真人真事改編,這齣媲美 紀錄片 「making a murder]

在2001年,數百英里外的女警探Grace Rasmussen 和 Karen Duvall 因各自調查的入侵強暴案有著離奇相似性而相遇,進而合力追捕連環強暴犯。

因為有着這樣的開始,我個人的感覺是這個女子有問題,她可能在說謊。不過,和我一起收看的太太,卻覺得警察怎麼可以這樣對待一個被強暴的受害人。由此可見這樣一個背景,實在是非常有趣,因為這樣令到這齣美劇非常受歡迎。達到一個不同觀眾有不同感受的效果,追看性就大大增加。

我沒有看過原著小說,看過的朋友說兩者又有很大的不同,可以參考: https://amesily1936.pixnet.net/blog/post/228243470-劇評%EF%BC%8E難,置信-unbelievable%EF%BC%8Enetflix影集心得(

為什麼我說這是導演刻意營造的,這個可以在東妮克莉蒂的訪問中看到,她說:「首次扮演幹探,她盡量還原真實不作任何添加,且沒有任何無謂、聳動、戲劇化的情節,面對自己明知一開始犯下錯誤的人,也不以妖魔看待。最後有一場戲,我和那最初辦案的警探見面了,她原打算很兇狠地敵視他,讓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搞砸了。最後還是以一個專業幹探,視他為案件元素的一部份去看待。」

「在那場戲中,有一部分的我就是想狠狠瞪他,但製作人在研究之後,還是要她收歛:『不要,眼神拉回來一點,拉回來一點』,保留女性角度的專業判斷,減低男性的理性和公事公辦而引起這類案件的按術錯誤。即使是幹探,也不會甚麼都對的。案件的可怕,是一 個已經發生了很久,很嚴重的錯誤,其他以為可以幫助的一卻一直讓事件更壞。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真的毀了Marie Adler的一生。」

劇集因為性侵受害者的主題,讓我想起 #漢娜的遺言 (13 reasons why) ,一層一層抽絲剝繭地描述性侵受害者面對的壓力和困境,以及週遭人社交的關係。這一次就是一條線說明現時既有的官僚架構,最初的設計是幫助受害人,卻因為完全沒有理解受害人身處的情況,面對身心的壓力和,自己的背景(最明顯就是她本身是一個寄養姐,潛台詞是沒有一個人,會將父母般天生會主動幫助她,甚至當托養父親說,當機托養母親不在,要和她保持一段距離的時候,她也覺得是一種冒犯!)

Marie Adler對着不同人再說自己被侵犯的故事的時候,越說就越誇張,漸漸變成逃避這個官僚的一種表現。所有幹探,特別是最初查案的男性幹探,全部都沒有發現。漸漸也因為這種官僚和家人,朋友的活動,嚴重影響到她對其他人的信任。對受害人變成更大的傷害。沒有人再關注她被侵犯的事件,焦點集中在她為什麼會說謊。受害人的行為,在其他人眼中就會變得更加怪異,更加不可信。

兩位女警探,Grace Rasmussen 和 Karen Duvall 也方法是天生為了這一種案件而注定走在一起的。Grace Rasmussen,在公在私都忙得不得了,還好的是在家裏有同樣是警察的丈夫照顧孩子,在調查另一宗類似案件的時候,和丈夫偶然分享卻大有所獲,認識了Karen Duvall。Karen 其實也像一般警察,雖然和男朋友/ 丈夫一起生活 ,但是腦裏只有工作,工作和工作,調查得非常沒有生活情趣,卻驚訝Grace 的耐力和心思細密的觀察力,竟然發現只要這一個連環兇手在不同的州郡裏犯案,看着現在警察的互不理睬的編制要逍遙法外並不難。不同的州郡警察查著同樣的案件,對着同樣的兇手,不是各自為政沒法子組成一幅完整的拼圖。而Grace 的調查小組就警訝 Karen的辦事能力,兩個人就這樣結合,雖然是遲來,但是還是打救了Marie Adler。

去到結局,我都難以置信地,流下眼淚。這個大概不分男女吧。大概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劇集的名稱,中文是 「 難 置信」,英文的發音,也把 UN 和 believable 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