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所失竊是幣圈日常?加密貨幣易用性與掌控權的抵換關係

不得好死的陳保羅

(圖片出自Pixabay)

原文發表於數位時代

對關心「加密貨幣與區塊鏈」領域的朋友來說,二零一九年五月可說是熱鬧滾滾。從Facebook宣布發行穩定幣開始,比特幣價以一七年後未曾見的漲勢、自月初五千多美金到月底一度突破九千美金,帶動了各種大小幣別大漲,相關的新聞也不再悲情、比特幣價格再創新高的報導再度成為媒體版面。

相對於幣價的漲勢,國內外交易所接連爆發失竊、倒閉的消息,恐怕更讓投資人心驚;先是島內營運最久的交易所「幣託」被攻擊損失了約莫兩百萬台幣,之後全球的加密貨幣交易所龍頭「幣安」也爆發成立以來最嚴重的失竊事件,遭竊了七千顆比特幣、產生了帳面價值四千多萬美元的損失;在這兩起事件中,交易所都展現了勇於承擔的態度宣布全額賠償,然而到了五月下旬、台灣知名的區塊鏈新創,「Cobinhood」(柯賓漢數位金融有限公司)與其近期上線的主鏈DEXON爆發嚴重的董事會經營權之爭,從鬧上媒體版面到宣布公司停業為止,也就約莫兩個禮拜的時間而已,還發生了疑似倒閉時經營階層大量出貨賣幣的事件,投資人只能擁著價格暴跌的Token欲哭無淚。

「暴漲暴跌」、「巨額資金遭竊」、「操弄金融市場」如此混亂失序的領域,也無怪乎公部門總對如何管制感到頭痛了;加密貨幣難以管制、與其對金融自由的訴求是種一體兩面的關係,既然要求更多的自由,使用者該承擔的是比傳統金融多的多的責任。

控制權意味著責任

完全掌有資產的控制權,而「成為自己的銀行」(Be Your Own Bank)是加密貨幣的出發點;其安全性基於資產擁有者對「私鑰」(Private Key)的保護,在加密貨幣系統的角度,掌握「私鑰」即為「擁有者」,為了擁有資產的掌控權,學習「如何生成並記憶起私鑰,卻不被其他人得知」的方法,就成了擁有者該有的責任。

諸多如冷錢包、助憶口令(Mnemonic Phrase)等工具都是為了這個目的而出現,對加密貨幣的愛好者來說、屬於基礎的這些概念,初接觸的一般民眾往往不具有足夠的耐心來理解。金融交易一般是使用者的主要需求,毫不意外、以易用性為先的做法成為主流,把資產放在「交易所」中是大部分人的使用方式。

加密貨幣交易所中幣的操作與傳統金融商品基本一致,一樣需要付出掌控權作為代價;電子化的加密貨幣轉移如此容易,卻沒有了傳統金融資安、內控、層層保護的法規桎梏,無怪乎每一兩個月都會聽到世界某地交易所出包的消息,說「交易所遭竊」就是幣圈日常也毫不為過;加密貨幣的問題、也重演了以往股票、期貨等金融商品現世時的各種亂象。

時至今日,隨著智能合約的用途被不斷發掘,不只是去中心化的交易所,穩定幣、借貸平台、期貨、選擇權,都有去中心化的版本被開發出來,這些被稱為DeFi(Decentralized Finance)的應用之所以現世,是希望提出兼顧「保有掌控權」與「交易需求」的技術方案,然而其學習使用的門檻更加高昂,在現階段往往淪為開發者才能掌控的技術,交易用量慘不忍睹。

易用性的難題大山

從電子郵件到社群網路,近幾十年網路的發展,大抵是個不斷放棄對隱私的掌控、而增加易用性的過程。區塊鏈被期望能導正網際網路發展,重新定義數位世界的隱私與安全,即使如此,易用性的問題仍像座大山一樣豎立在我們面前。

「加密貨幣與區塊鏈」意欲實現一個更具隱私與安全的自由新世界,當技術可用性已經開始實現時,使用者責任的部分卻往往被忽略,也因此、能在保有多少去中心化的角度下兼顧易用性,是前進時避不開的課題。加密貨幣如何進入一般人的生活?交易所與DeFi是否真是未來方向?即使重重疑惑,但我們已然在路上,這一切才剛開始,這一切也已經開始。

不得好死的陳保羅

Written by

單車、旅行、加密貨幣、區塊鏈、閱讀、製作。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