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 後來怎麼了:等死的晚年──台鹼安順廠戴奧辛受害者

台南安順廠的《後來怎麼了》出刊,影音與新聞總共出了四則,距離當年污染事件遭到《壹週刊》報導已經是15年後。
 
當時一開始想要找安順廠相關的資料,先是打開公司的資料庫,鍵入關鍵字,看到了2002年的報導作者是楊汝椿。南下台南採訪時攝影同事問起:「當年是誰做這則的?」一時間竟有些語塞,是已經離世的大前輩,雖未謀面,但也曾聽聞他的許多事蹟,以及驟逝。
 
除此之外,安順廠也是過去在碩士班時,看土壤污染整治報告時,會找到的案例,只是當時,僅有對於五氯酚、戴奧辛的整治方法調查,以及污染現況,但對真實在污染場址旁生活的人們,是一無所知。
 
三個受訪者,其中一個是林顯中,過去的安順廠員工,現有肝癌、糖尿病。因為他固定每週三天的洗腎,訪問完後想說為了拍攝更多畫面,就拿著攝影機跟他一起坐上接駁車,只是鏡頭拿沒多久(就是影片開場後那幾秒的畫面),便實在對不準,手放了下來,直到進到洗腎的診所,也都沒有再拿起來,只是坐在旁邊,都是來到這裡洗腎的人們,安靜地躺在床上,呼吸著。
 
回來的過程裡,想到去到整治場址外時,也遇到中石化的工作人員,問我們為什麼在外面拍攝、來意為何,可能也是緊張,怕又是對於中石化的不利報導,說:「這一切最後都會處理好的。」安順廠的整治表定2024年能夠將污染清除(雖然以現有技術來看,會是一大挑戰),對於學習科學出身的人來講,也相信是有辦法處理的,只是同樣都回到一個問題,已經在人身上造成的,卻無法復原,剩下的時間也更是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