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觀影總結(上)

這篇總結本來想留待看完《大佛普拉斯》、《聖鹿謀殺案》等屬於2017年的作品(不過香港仍未上映!)才寫,不過看見一疊票根在書桌面,禁不住寫作的衝動,不如先寫一次我在2017年觀影經驗的總結。

既然是個人的觀影經驗,那就當然包括一些我在2017年觀看的經典電影。要是看電影也要論資排輩,我也只是這門課的初哥,前輩們隨便談論一兩個著名導演的電影,我大概也未曾看過。2017年我盡力地尋找一些經典的作品去閱讀,就結果而言,雖然仍然可以看得更多更廣,但整體而言我是滿意的。以下我會談論某幾個印象特別深刻的導演,也許你會訝異,原來17年前的我是如此孤陋寡聞。不過,也就是因為看得不多,所以才能以比較短的篇幅寫下這篇總結。

奇斯洛夫斯基 《情誡》《殺誡》《兩生花》《藍》

奇導的作品相信沒有那個影癡會未曾看過。最初我接觸《情誡》和《殺誡》是為了完成某份期末習作,看畢過後卻感到靈魂的某處在震動,久久不能平復心情。於是走到影碟店,買了人人都捧得天上有地下無的神作《兩生花》。那女高音的聲線令人雞皮疙瘩,但更重要的是,奇導的作品以各種的偶然,談及人無力控制命運,所有的東西似乎無法言喻,卻又慢慢地從作品之中滲透出來,鑽進觀眾的心靈中。至於《藍》,我驚嘆的,是導演一絲不苟的調度,其精準的程度可媲美交響樂章的編排。17年遺憾的,是買不到《十誡》在百老匯上映的票,在大銀幕觀看他的作品,唯有買個藍光合集,在家慢慢品嘗了。

安德爾塔可夫斯基 《Stalker》

最初接觸塔可夫斯基的作品並不是《Stalker》,而是在課堂上播放的《Mirror》。那天lecturer請假,代課老師不會解戲,結果就是整個課室的人都睡著了。塔可夫斯基的電影,是需要用智力和它們硬拼。那些隱喻正在訴說甚麼,那些長鏡頭在流露甚麼感情,要是沒甚麼精神去看的話是必然會屈服於睡魔的召喚。幸好,看《Stalker》的時候,精神狀況是良好的。雖然一開始也看得有點沒精打采,但在進入The Zone,從黑白到彩色的那個長鏡頭,我驚呆了,而這種嚇呆了的狀態,直到完場才能恢復正常。一部科幻電影不需要用很誇張的後期,就做出了超現實的效果,我心想,這個導演是不是癡線的!?

楊德昌 《一一》《恐怖份子》

我對楊德昌的理解遠比一些影評書藉來得膚淺,很多電影人都說楊德昌的電影談論生命、城市與人的關係、都市人的處境,我卻只覺得楊德昌的電影只是很紮實地談論人性,把人和人之間的曖昧用鏡頭述說。楊德昌的電影很紮實,在電影語言上沒有很多花巧的功夫,連節奏也是慢慢的推移,但他對調度上的嚴謹和細節上的追求仍然好比著名偏執狂寇比力克。還記得《恐怖份子》那個擺動的燈泡,那個在牆上大型的人像照片,只要細心留意楊德昌的電影,就會讚嘆他的那種用心。

陳果 《香港製造》/ 章國明 《邊緣人》

兩部電影都是為了習作而看的,不過我也有在電影中心看《香港製造》的4K修復版。這兩部電影內容上雖然風馬牛不相及,不過在觀影感受上卻是出奇地相似:為甚麼香港今天的電影總是拍不出這種樸實的味道?兩部電影都以香港基層的生活作為背景,角色的人際關係與日常的生活,以致是取景,均是取材於現實,就算是臥底片,也是能完整呈現香港生活的電影。香港今天的製作(紀錄片除外),有哪部能呈現我們真實的生活?當代的港產片,感覺總是被螢幕隔絕了的世界,但那種建構出來的世界,雖取材自現實,卻又不像現實。也許就如影評人四維出世對《一念無明》和《空手道》的意見:這就是對現實的觀察不夠謙虛之故。要拿捏寫實與虛構的分寸,是需要多加努力的。

下回才續談2017年的電影,最少也要等我看完《大佛普拉斯》吧。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Perry Cheuk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