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悲傷故事:政治如何控制媒體、操縱選舉

關於強大鄰國如何藉由媒體操控,入侵其他國家、控制民主投票,或許,你已聽過烏克蘭的例子。今天,我要講的是另一個悲傷故事,當新聞媒體衰弱,無法有效監督政治人物時,懷有惡意的政客如何藉由收買媒體、打擊記者、傳布假資訊,最終操縱選舉結果。

以下,大多引述自《紐約時報》特約撰述Pamela Druckerman的這篇文章。

今年四月,匈牙利總理奧班(Viktor Orban)的右派執政黨「青年民主聯盟」,在國會選舉中大勝,席捲三分之二席次,他一向以激進反難民的民粹主張,鼓動民眾排外情緒。他獲勝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媒體操控。

奧班的政商聯盟,近年大肆收購新聞媒體,據統計,2015年,他的商界友人不過掌握二十三家媒體,如今已超過五百家。他們特別喜歡買下反對派媒體,然後讓它們關門大吉。

例如,匈牙利最大日報之一Nepszabadsag,才剛刊登幾篇政府濫權的報導,就在轉手給一名奧地利商人後,記者們有天發現自己被鎖在報社門外,也無法進入內部郵件系統或報社官網。新老闆宣稱,報紙虧損,因而無預警停刊。

其他一些比較「幸運」的媒體,則是編輯部重新洗牌,記者報導新聞前,甚至直接從政府部門獲取重點指示。一個曾受尊敬的原生新聞網站,易主後,開始跟著政府鼓吹「難民是索羅斯與伊斯蘭世界合謀的破壞性力量」。

奧班的首席政治顧問也創辦一個新聞網站「Lokal」,同樣大肆傳播類似陰謀論,並印成免費報,在車站及公車站發送,目前是匈牙利發行量最大的報刊。

雖然,匈牙利仍有監督政府的新聞媒體,然而,奧班及其同盟一旦無法買下它們,就會聯合旗下媒體,猛烈攻擊這些新聞報導,宣稱它們都是不可信的假新聞,不准它們參加政府部門記者會。

簡言之,奧班的媒體策略三部曲是,「收買,砍掉或收攏,破壞信任」

一名匈牙利記者告訴Pamela Druckerman,雖然匈牙利不是俄羅斯,新聞記者不必擔心被暗殺,但每個人都擔心會一夕失業,光是這種恐懼就夠了。這名記者原本在保守派報紙旗下工作,立場溫和偏右,但因他們有時仍會批評執政黨,因而得罪奧班,被所有政府機關封殺。

現在,這些失業記者只能自行組織一家小媒體,偷偷在鄰國斯洛伐克印報,再送回匈牙利報攤販賣,每人所得大約等於最低工資。他們的總編輯感嘆說,「十年前,我們絕對無法想像這些事,我們以為,匈牙利的民主已經夠強壯了」

講完了,我的重點是:

一,新聞媒體很重要,即使爛媒體也很重要,因為,後者會發出噪音,抵銷前者的力量。

二,新聞媒體的體質越虛弱,就越可能被外力破壞、被惡意操縱。

三,民主是一種政治形式,也是一種公共生活。一旦擁有投票權,我們以為天經地義,但它被惡意毀壞的速度,往往超出想像。

四,台灣的媒體與民主,近年都出現軟弱缺口。多年來,我們要求「黨政軍退出媒體」,形式上雖已如此,但是,無法防堵政治力量透過商業利益同盟,回頭掌控新聞媒體、操縱選舉風向。

五,尤其此次選舉,部分媒體的表現「很神奇」,細節暫且按下,以免碎念一發不可收拾。(11/21補充:媒改團體已聯合發表譴責聲明,可以看這裡。)

六,不要再講「縣市首長選舉沒那麼重要」這種傻話了,市長影響力有多大?請搜尋「申請路權」、「倒扁運動」、「陳雲林國旗事件」、「反課綱抗爭」等關鍵字中,市長及市警局的角色。如果台灣出現一個「不准政治抗爭」的市長,將造成極大的民主衝擊。

最後,下週六的選舉,對台灣社會是一大考驗,但願我們的民主體質,遠比想像中強壯。祝福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