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真相時代】

黃哲斌
黃哲斌
Nov 24, 2016 · 7 min read

這次開場不是寓言,而是真實溫馨小故事。

前陣子,我在家附近的早餐店,聽到一段對話:

一位熟客跛著腳走進店裡,老闆見了,問他發生什麼事。這位中年人回答:「阿就,前幾天過馬路,在斑馬線被摩托車撞了。」

老闆表達關心:「嚴不嚴重?對方有沒有賠你醫藥費?」

熟客一臉生氣:「沒有,他不肯賠,所以我要告他。」

老闆與其他客人同仇敵愾:「這人太過分了,一定要告。」

熟客:「對啊,我身邊的朋友都說,對方行經路口未減速、而且應注意但未注意,至少有這兩項肇事責任。」

全場叫好:「沒錯,告下去一定會贏。」老闆忍不住問了一句:「那,對方怎麼說?」

熟客:「他說,因為我過馬路闖紅燈,而且忽然衝出去,所以是我的錯。」

全場靜默:「⋯⋯⋯⋯。」老闆:「如果是你闖紅燈,你的責任會比較大喔。」

熟客不服:「可是,我前面等紅燈的人忽然先跑,我才跟著跑,不是我的錯。」

老闆:「那個,不能這樣講喔。」

熟客繼續爭辯:「但是,我身邊的人都說,對方有兩項肇事責任,我只有一項。」

老闆:「那個,肇事責任應該不能這樣算喔。」

熟客有點生氣:「警察也這樣講,他希望我們和解。但是,明明機車騎士錯了兩件事,我只錯一件,我朋友說的才對,所以我要告他,一定要他賠錢。」

這段早餐店小劇場,就此不歡而散。但這段對話,活生生印證一件事:人類經常接受對自己有利的說法,選擇性相信接近己身立場的資訊。

這種實體對話,如果放在網路世界上,會發生什麼事?

從川普當選,到台灣反同婚的例子,都能看到大量假資訊不斷傳播再傳播,即使昨天公聽會的高下對比,例如:

謝啟大以「一隻蟑螂背後有幾百隻蟑螂」,來比喻同性婚姻的後果( https://goo.gl/dxQEvB );

反同婚牧師質疑「同志婚姻讓財產死後由同性戀繼承,能接受嗎?」( https://goo.gl/ciuqjh );

長老教會退休牧師、前玉山神學院教授陳南州以身邊同志的苦難,支持同性婚姻( https://goo.gl/TxLlq6 );

玄奘大學教授釋昭慧,在公聽會一一駁斥反同婚立場( https://goo.gl/b8pKCc );最完整的正反摘要,可以看PNN這篇( https://goo.gl/XMC4O6 )。

然而,這些訊息,很少出現在長輩圈或家長圈的Line群組;相對地,大量錯誤資訊,不斷透過半封閉人際網路持續擴散,例如,一個以北市各級家長會為名的演講活動,邀請龍安國小家長會長、《風向新聞》秘書長擔任講師。(https://goo.gl/aSLw7J

《風向新聞》是由「愛傳資訊媒體發展協會」成立的網站,內容鼓吹「傳統家庭價值」、批評同志婚姻及性平教育,背後與「基督教愛盟家庭文教基金會」、「基督教愛網全人關懷社會福利慈善事業基金會」關係密切。

重點是,如此特定立場的活動,卻以小學家長會長的身份,大張旗鼓抬出台北市國小、國中、高中、高職四學程家長會聯合會的名義,在演講文宣中繼續散布以下言論:

「您可以接受以後您的小孩稱您為『雙親』?你的孫子稱您為『二親等直系血親尊親屬』?『夫妻』相處之道改為『配偶雙方』相處之道?」(我已截圖:https://goo.gl/aSLw7J

哈囉,你還好嗎?不是早就說了,現行尤美女或許毓仁的《民法》修法版本,並未影響這些稱謂;現行《民法》早就使用「直系血親尊親屬」、「直系血親卑親屬」等法律用語,與現實生活的稱謂從來沒有勾連關係,更不會有任何相關規定或罰則。

然而,類似謠言不斷不斷不斷不斷流傳,在長輩圈或家長圈造成誤解及恐慌。劉美妤就以近來歐美熱烈討論的「後真相」,分析台灣同婚議題的傳播現象(https://goo.gl/Vug400):

— — 牛津詞典選出今年度的代表詞為「後真相」(post-truth),意指人們只願意相信自己所相信的,真實如何已相形無足輕重。社群媒體的同溫層強化了這樣的封閉傾向,英國脫歐、川普勝選之後,這個詞彙被廣泛用來描述當下的政治圖譜,而同性婚姻論戰上,情況亦然。台灣許多人在臉書、email、LINE群組四處轉貼謠言,完全不查證,也不譴責那些造謠者如何踐踏宗教裡「不可說謊」的信條。

— — 台灣的婚姻平權倡議,從美國沿用了「Love Wins」的標語,然而這樣高舉「愛」的旗幟固然動人,卻使外圍的主流大眾未能直接連結修法內涵。立法院正在審理的民法972條修法,其實改動非常小,只有將「男女當事人」改為「雙方當事人」,以及稍微提高結婚年齡下限;也就是說,倘若修法通過,婚姻仍是「兩個人」的結合,沒有多P也沒有可愛小動物當然更沒有桌子板凳,也動不到刑法通姦罪,怕被「男小三」搶走老公的已婚婦女反而應該問問通姦罪為何只規範到男女通姦。(雖然個人認為通姦實在不應該放在刑法裡。)

============

敝人不才最近也在《天下》專欄提及,以往寡佔的媒體市場,壓抑了民主社會的平等發聲機會;然而,網路溝通的便利性,再加上社群媒體造成的「回音室」或「同溫層」,又讓特定立場媒體、假文網站這兩種資訊中間人趁勢崛起:

— — 德州奧斯汀大學「奈特新聞中心」九月發表一份研究,明確指出「當傳統媒體衰退,人人都能上網出版、編輯、評論,必然造成訊息的片斷化,破碎化,從而讓事實與意見混雜難分,極端立場的資訊佔據較高聲量,大眾難以在共同基礎上對話,最終造成社會兩極化」。( https://goo.gl/PzSGZE

============

從川普競選後期,幾乎刻意與主流媒體為敵,依賴封閉式傳播圈:到德國右翼政黨發動「反對西方伊斯蘭化的愛國歐洲人(Pegida)」運動,刻意鼓動網路仇恨,攻擊新聞媒體( https://goo.gl/t18ldq )。最近,成大教授李忠憲描述此一發展:

— — 2013年成立的德國另類選擇黨AfD,目前在德國地方選舉得到不少的支持,本週末他們將在Kehl,舉行黨代表大會,這個在明年德國聯邦議會選舉,有13%民意支持度的新興政黨,黨代表大會封鎖了所有的主流媒體,他們口中所謂的謊言媒體,黨代表大會中不會有電視台的攝影機,也不會有任何主流媒體記者穿梭其中。

— — 德國的媒體認為這是妨礙言論自由,但是無法可罰,沒有人可以想到,需要靠媒體支持的政黨,它的政黨日竟然會封殺媒體,另類選擇黨的臉書粉絲專頁大概有30萬人,比其他政黨都多,30萬人在幾千萬的德國選民中,只是少數中的少數,但是臉書的擴張效益,不是30萬的數字可以呈現,可是這樣就可以放棄所有的主流媒體嗎?( https://goo.gl/FR3Awd

============

上述種種現象,諸如,群眾活動拒絕媒體採訪甚至動粗、利用社交網絡散布仇恨謠言、發動極端支持者包圍抗議(https://goo.gl/jJpu48 ),這些策略,也都出現在這波反同婚浪潮之中。

這是社群網路時代的新興挑戰,平等公開的透明對話,可能藉由網路實現嗎?或者,我們會掉進一個各說各話、各自增強己身立場,甚至鼓動極端仇恨的傳播迴圈?

這議題太龐大,為避免無法收拾,最後推薦關於同性婚姻議題,兩個「事實查核(fact-checking)」的資訊來源:

一是由執業律師與法學博士組成的「婚姻平權闢謠事務所」,他們回答了許多常見的謬誤:https://goo.gl/xVf8U7

二是Joe Wuu在臉書花了很多時間及篇幅,分析恐同心理與反同婚的錯誤資訊,例如這篇:https://goo.gl/dFiwGa 。其他各篇也都很值得一讀。

我的老天又近三千字,有稿費的都沒這麼認真。終於要草草收尾了,似乎需要一個結論,那就樂觀一點好了:

從現在開始、從同性婚姻議題開始,但願我們能試著打破「回音室」,擺脫「後真相時代」對民主與立法行動的威脅。謝謝耐心閱讀。(好像應該加一句「認同請分享」,大笑。)

黃哲斌

Written by

黃哲斌

一個彆扭囉唆的歐吉桑。個人網頁:https://puppydad.weebly.com。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