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馬克佐伯格的夏威夷領土,到凱道上的原住民

照片截圖自馬躍比吼的臉書,獲同意引用

前陣子,有個台灣乏少注目的新聞,臉書老闆、網路世界最有權勢的富豪馬克佐伯格,委託律師控告夏威夷考艾島(Kauai)的數百名居民,打算迫使他們出售土地。

事情要回到幾年前,馬克夫妻前往夏威夷度假,愛上了考艾島的風土人情,幾次重覆造訪後,決定花了一億美元,買下島嶼北岸的七百畝土地,連同私人沙灘,作為全家的度假勝地。

馬克自己在臉書上說,他們常帶著女兒Max,去當地看野豬、海龜、海豹及各種稀有鳥類,他們愛透了那地方的「自然之美」。

問題是,馬克「合法」取得的土地上,住著幾十戶夏威夷原住民,他們或許沒有土地證明文件,卻已一代又一代生活其上,長達數百年。重視隱私的馬克佐伯格,去年底委託律師針對這些原住民,分別提出八起「確認產權訴訟」。

根據馬克佐伯格及律師的說法,這些原住民房屋有些已年久失修,甚至所有權混亂,他們的目的並不在於驅趕這些原住民,而是希望他們以法院拍賣的最高價格,將產權賣給馬克。

然而,事情曝光後,引起夏威夷原住民的抗議,根據1850年當地一項法律,原住民有權擁有一小塊土地,建造傳統小屋,並得以世代傳承,儘管這些土地及房屋並無法律意義上的權狀,但他們有權穿越馬克佐伯格的土地,進入他們的家族小屋,同時在沿海捕魚。

在媒體上,這件事演變成「科技富豪藉金錢及法律優勢,壓迫原住民出讓家園」的醜聞。今年元月底,馬克佐伯格聲明撤銷這些法律訴訟,並在公開信中「承認自己犯錯,對自己未能全面理解該地產權問題及歷史感到後悔」,同時認為,此次爭議,讓他更加理解原住民土地權益的重要性。

這是一次暫時落幕的公關事件,擁有絕對優勢資源的一方,選擇退讓並認錯。

但在台灣,類似事件以另一種面貌持續著,只是,壓迫方不是科技富豪,而是日本殖民政權及國民黨威權政府,以及後來化為台糖、林務局、退輔會等官方機構。

在凱達格蘭大道上,巴奈、那布、馬躍.比吼等一群原住民,已經在寒風細雨中露宿六天,爭取他們被奪走的傳統領域,如今又面臨民進黨政府不合理的法令規劃,以下引述他們今天在《蘋果日報》的投書『只願面對「二二八」,不願面對「原住民土地的歷史」?』:

1925年完成的土地調查顯示,原住民使用的土地仍有166萬公頃。來自日本的威權統治者,將這166萬公頃大多收歸「國有」,只留下20萬公頃給原住民使用,又在1930年代強迫許多部落離開原本熟悉的土地,把更多山林空出來給「國家」。
1945年,來自對岸的威權統治者,把前一任威權統治者搶奪自原住民的一百多萬公頃土地,劃歸給林務局、台糖、退輔會等單位。以大量伐木、製糖、高冷蔬果、採礦等方式從這些土地榨取財富,收進自己的口袋。近年來更將部分土地放領給私人或財團,又為財團變更為遊憩用地,讓財團可以開發為大飯店,不斷搶奪原住民原本生活的空間。
(中略)過去統治者以「武力」與「政策」大量掠奪原住民土地、謀殺原住民文化,跟二二八事件一樣,也是威權統治的錯誤,同樣需要轉型正義。但是近20年來,二二八事件已經獲得政府道歉、賠償、紀念等,學界有很多相關研究,媒體上也有高曝光率,今年又獲得總統承諾要追究加害者。反觀原住民土地的歷史長期遭到忽視,媒體幾乎從不報導,教科書裡也沒有,學術研究也很少,2016年好不容易等到小英總統對原住民道歉,卻遲遲沒有實際的作為。
沒有實際的作為就算了,2月14日行政院原民會公佈了一個「原住民土地劃設辦法」,無視於「原住民土地被搶奪的歷史」,放棄檢討歷代威權統治者搶奪原住民土地的不義,大幅縮限原住民土地的範圍,甚至為財團開發原住民土地大開方便之門,讓許多原住民無法接受,走上凱道表示抗議。
曾經受邀參加總統就職典禮與總統府音樂會、小英總統曾經親自溫柔地對她說「妳要見我,妳就隨時來見我」的歌手巴奈,在凱道上被警察斥罵拖行,衣服被扯掉,仍然堅持與許多族人一起在寒風冷雨的凱道上露宿多日,等待小英總統的回應。

關於原住民的傳統領域,這篇問答集有詳盡簡明的解釋:

我們要回家 「原住民傳統領域」Q&A

此外,另一篇由兩名漢人律師執筆的文章,以法律觀點說明原民會公布的「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為何扭曲了《原住民族基本法》的精神:

《原基法》通篇沒有明文規定傳統領域的定義,自然不可能限制只有公有土地才可能劃成傳統領域。可是原民會竟突然將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原住民保留地、部落土地都當作是「公有土地」的形容詞,又自行規定只准公有土地才能劃定傳統領域,這才是逾越《原基法》的授權。
如果這些扭曲解釋成真,那麼對於《原基法》第21條第1項的同意權,會導出極為不合邏輯的結論:只要不是公有土地,就算是原住民保留區或部落自己的土地,開發或研究行為都不用得到原住民族或部落同意。

在二二八當天,除了七十年前那場悲劇的還原、追究、名譽回復、檢討警惕,還有另一場值得追究警惕的壓迫、殺戮與掠奪,更赤裸,更粗暴,而且仍在進行中。

從馬克佐伯格的退讓,到凱道前控訴與拉扯,原住民回家的路,考驗一個社會尊重少數、敬畏歷史的文明程度。

更多訴求及抗議訊息,可參閱馬躍.比吼 Mayaw Biho的臉書,或臉書專頁「一起陪原住民族劃出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