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書店老闆】

是,你沒看錯,不是消失的書店,而是書店老闆、股東、經理、店長,一共五人,接二連三蒸發失蹤,事件核心發生在曾經高度法治的香港。

他們都是香港專賣禁書的「銅鑼灣書店」相關人員,兩個半月內,分別在深圳、東莞與泰國、香港等地「失蹤」,目前各項報導都指向中共情治人員境外綁架,因為該書店母公司,正準備出版一本習近平情史。

如果你想知道,看似披著現代國家外衣的中國,與號稱一國兩制的香港,為何出現野蠻離奇如電影的情節,推薦以下幾篇文章:

●出版人的失蹤與總統府的消失 敲響香港自由警鐘( http://goo.gl/olmqpS

專賣禁書的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員工等5人相繼失蹤,震撼兩岸三地出版界。香港旅遊書業者何耀光指出,不止禁書,就連一般的旅遊書和漫畫,如今都被嚴格審查,旅遊書不得出現台灣的總統府,漫畫不得出現怪力亂神。

銅鑼灣書店是一家專門賣禁書的獨立書店,在香港相當知名。這家書店的老闆桂民海是香港人口中的「新移民」(大陸人),書店母公司巨流出版社所出版的禁書,佔香港三分之一的禁書市場,「他們應該是有不少管道知道一些中共的內幕」,何耀光說。

這一次,銅鑼灣書店四名股東與一名職員相繼失蹤,據說與巨流出版社正在印行一本談習近平情史的書有關,這本書的書名就叫做《習近平與他的情人》。

●專訪失蹤書商妻子:連日奔波終病倒,沒有其它辦法( https://goo.gl/Jmqf07

1月2日下午端傳媒記者赴李波家中訪問,蔡嘉蘋表示李波失蹤後三次接到丈夫來電,手機顯示電話來自「廣東深圳」,但她卻在香港家中找到李波本人的回鄉證,另外香港警方亦向她表示入境處並無李波的出入境紀錄。

「他一定不是自願過去(深圳)的,近年我們都好有戒心,不敢去大陸了。」蔡嘉蘋對端傳媒表示,她眉頭深鎖,顯得非常擔憂。1月1日下午她已到香港北角警署報案,其後一直在家中等警署電話,並反覆尋找丈夫的回鄉證,但發現自己遺失了一個放文件的抽屜的鑰匙,其後找工匠來開鎖,1月2日傍晚發現丈夫回鄉證一直收在家中抽屜裏。

======================
 
然後,這是香港政府的官方說法,以及中國官媒《環球日報》的評論:
 
●疑公安在港執法 林鄭稱警調查中不便評論( http://goo.gl/XIPgOR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今早出席電台節目後回應事件,僅稱特區政府非常關注港人不論在內地或外地的福祉,警務處已就有關個案做工作。
 
李太懷疑丈夫是被內地公安以非法手段押返深圳,被問到是否有內地執法人員在香港執法,林鄭只稱警方正調查,不便評論;記者追問,如何令香港人安心,林鄭重申,警務處同事正做工作。
 
●環時斥書店造謠侵「名譽權」損內地和諧穩定 籲相信國家( http://goo.gl/QtQuRx
 
評論之後提到,銅鑼灣書店幾乎專門出版、銷售與內地有關的政治書籍,當中很多都包含惡意編造內容,嚴重侵犯「名譽權」,而那些書籍通過各種渠道流進內地,成為一些政治謠言源頭,在一定範圍內造成惡劣影,「反思一下銅鑼灣書店的所作所為,也有幾分必要」。
 
評論又說,銅鑼灣書店存在於香港環境中,但實際上是靠給內地社會「搗亂」維持生存,「不能不說它變相插足了內地的事情,損害了內地保持和諧穩定的重大利益。銅鑼灣書店像是要刻意在香港與內地之間拱出一塊灰色地帶,以挑釁的政治方式爲自己牟利」。
 
======================
 
事實上,這類綁架案並非第一樁,這次因BBC率先揭露,才讓整起黑幕曝光:
 
●香港禁書書店老闆「被消失」奇案( https://goo.gl/kzgJjT
 
香港有出版自由,但出版這類禁書的香港書商,近來卻連番在大陸遭遇打壓。
 
首宗被披露的,是曾出版大量「敏感時政書籍」的晨鐘書局,其出版人姚文田於2013年10月在深圳被捕,2014年5月被控共同走私普通貨物罪,判刑10 年;2014年5月月底,兩本時政雜誌《新維月刊》、《臉譜》的經營者王健民、咼中校亦在深圳家中被大陸警方帶走,被拘一年半後才開庭審理。
 
2015年11月6日,又有4名香港出版業人士「被失蹤」。這次捲進暴風眼的,是有廿多年歷史的「銅鑼灣書店」。
 
======================
 
當然,還有不少延伸資料,然而,面對此一侵害人權與出版自由的重大事件,身處台灣的我們,能夠做些什麼?
 
雖然不多,但是,我們可以關注此事,「獨裁者喜愛黑暗的房間,因為他們可以為所欲為」,越多人知道中共正在破壞香港的法治與人權,對於失蹤者就多一分保護,正如BBC等媒體的揭露,讓其他媒體得以跟進挖掘此事。
 
「台灣出版自由陣線」也發動連署,如果你認為,言論及出版自由不得以粗暴、侵害人身的方式,以國家力量橫加打壓,如果你認為,權力者應尊重香港的法律及自治權,盡速釋放被綁架的書店人士,歡迎詳閱聲明,並加入連署:

●抗議香港銅鑼灣書店連續「失蹤」事件連署書( https://goo.gl/IIunY4

台灣出版自由陣線反對以任何政黨的政治主張,行迫害人權、整肅出版與言論自由之實;反對以任何國家統一與安全的理由,以法治之名遂行整肅異己的手段。華人社會從百年前君主制度廢除至今,如果仍無法在現代轉型上找到更好的答案,這些早期發展並持續控制政治的政黨將負有最大責任。相較於美國一九四四年以第二權利清單(Second Bill of Rights)開展出對未來幸福社會的願景,難不成華人社會在二○一六年的新年之際,還只能受頻傳的「失蹤」案件恐嚇,讓自己活在憤怒與恐懼中?

我們這些台灣出版自由陣線的成員,在台灣早已擁有完全的創作、言論與出版自由,但我們將盡一位世界公民的責任,對中國與港澳的人權與自由狀況持續關注。最後,我們呼籲中共當局,應節制以國家安全之名的極權手段,要從高壓式的封閉社會,走向開放的廣納式制度,否則只是崩潰與荒蕪的開始。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黃哲斌’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