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故事】

講一個故事,一個「真實」的故事。

《華盛頓郵報》曾刊出一個震撼全國的調查報導( https://goo.gl/xQbS0O ),一名年僅八歲的男孩「吉米」,在美國首都的貧窮街頭染上海洛因毒癮,報導中形容,「針孔佈滿了男孩有如嬰兒般稚嫩的褐色手臂上」,藉由吉米的世界,控訴美國毒品氾濫的嚴重性。

這篇由年輕記者Janet Cooke撰寫的報導,震驚美國社會,報紙不斷加印,賣光,又加印。當時的華盛頓特區市長Marion Barry下令掃毒,同時動員警力尋找這名男童,希望將他救出毒窟,但徒勞無獲。

《華盛頓郵報》動用憲法第一修正案對新聞自由的保護,拒絕透露吉米的真實身份及下落。最後,市長在民意沸騰的壓力下,被迫召開記者會,宣布警方掌握吉米確有此人,遺憾的是,這名男童已因毒癮早逝。

在此同時,《華盛頓郵報》內部也有質疑報導真假的聲音,然而,副總編輯Bob Woodward 仍然批准讓這篇報導報名普立茲獎,沒錯,就是那位揭發水門案的傳奇記者之一。

得獎名單公佈,這篇令人動容的報導,獲得1981年普立茲特寫報導獎。

就在此時,獲獎記者Janet Cooke前一份工作的報社,再度檢視她的履歷,為優秀前員工寫了一篇慶賀報導,《華郵》卻因而發現她的學經歷涉及造假,開始深入調查。

加上其他可疑跡證,Janet Cooke在報社的查證追問下,終於承認,「吉米」是虛構人物;但她強調,線民告訴她,確實有像吉米一樣的染毒兒童,部分情節也是事實,只是她找不到確切案例,只好虛構一個身份,來編織她的故事。

普立茲頒獎典禮不過兩天,Janet Cooke退回獎項,辭去記者一職,公開道歉,並宣稱因為在《華盛頓郵報》裡壓力太大,為求表現,才蒙蔽了她的判斷。《華郵》由發行人召開記者會,承認刊出造假報導;編輯部也在隔天報紙上鄭重致歉。( https://goo.gl/5jd33g

Janet Cooke錯了嗎?難道她不是基於公共利益,希望各方重視毒品問題,而找出一個值得報導的題目?她的報導的確也引發社會關注,市長親自下令掃蕩毒品,警網加強巡邏拯救涉毒兒童,難道不是好事?

報導中,她訪問了緝毒署幹員、毒品醫療專家、地區社工,並正確引用華盛頓特區的毒癮相關數據,這些都是真實的,難道她的善良動機不值得嘉許嗎?

不,當記者宣稱,這是一篇新聞報導,而非虛構文學,他就有義務,確保文中細節的真實性,足供反覆查證;當他受限某些特殊因素,例如保護當事人,不得不使用化名,也應清楚標注,讓讀者知曉:哪些是刻意變造的細節,而這細節,不應隱瞞、扭曲事件的基礎事實。

這是新聞報導的基石,是採訪者與讀者的默契:我保證一切為真,至少在我能力範圍內,盡可能接近真實,但是,我絕不會因為自身利益,而刻意編造,刻意說謊。

對我而言,一部紀錄片,一本宣稱是真實人物與事件的書籍,也必須對自己的創作誠實,必須對讀者或觀者誠實,至少,至少,至少不應刻意欺瞞,刻意扭曲事實。

關於田中實加事件,這是我的評論。這是她今天的說法:「奶奶是車站巧遇的日本人 灣生作者為身世造假道歉」( https://goo.gl/uiqMxC )。

這是她兩年前受訪的說法:「正因明白分離之痛,田中實加堅持,要帶灣生回家。」( https://goo.gl/3FKmsL ),前後對比,以為參照。

至於,認同她的做法是「故事行銷」的寶貴意見,我只能說,如果這也可以,那些「阿母我是阿雄,我被人打了,趕快來救我」的詐騙電話,也能歸類為一種經典直效的「故事行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