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繼續尋找身分的島

攝於去年十月底,台北同志大遊行

【前言】這兩天,最讓人神清氣爽的新聞,莫過於大法官通過釋憲案,宣告《民法》未能保障同志婚姻權利屬於違憲,兩年內若未通過婚姻平權法案,同志得直接向戶政機關登記結婚。

雖然還有最後一哩路,忍不住讓人想拉砲慶祝。

去年十一月,《金融時報中文網》邀我寫一文,總結記述台灣的2016年,我挑了三起事件作為代表:蔡英文當選且立院過半、戴立忍與小粉紅事件、同志婚姻爭議。適逢蔡總統任期屆滿週年,且大法官通過婚姻平權釋憲案,搬出這篇半年前的文章,且看現下如何接續2016。

以下為正文,小標題為《金融時報中文網》編輯所加。


三起看似獨立的事件,卻能互相耦合,共同貫穿2016年的台灣,一個嘈鬧,偶爾缺乏自信,經常尋找身份的島嶼。

第一件,元月中旬的總統暨立法委員選舉,民進黨獲得史上未有的勝利,第一次同時贏得總統府及國會多數。對於本土崛起的民進黨,這是過去難以想像的成就,象徵著國民黨過去八年的施政,遭到選民徹底否定。

這次選舉另一重大意義,是馬英九「親中」路線的公民否決,也是中共開放旅遊,農產品等對台策略的挫敗。國民黨與共產黨類似的政策交易,在台灣民間常被認為是一種「買辦」行為,除了少數農漁業及旅遊業者,一般人感受不到這類經濟統戰的好處;相對而言,卻帶來以商逼政的疑慮,兩年前因兩岸服貿協議挑起的太陽花運動,堪稱是今年大選的系列電影前傳。

大選過程中,少有意外驚奇,彷彿結果早已寫定,勉強出乎意料的是,國民黨在國會的慘敗程度,以及新政黨「時代力量」昂然崛起。國民黨從國會佔有64席萎縮到35席,雖然還是主要反對黨,卻失去阻擋法案的否決力量;時代力量黨憑藉名人參政,加上較民進黨更強烈的本土認同,取代過去偏獨色彩的小黨,拿下5席,獲得黨團協商的關鍵入場券。

這次選舉,賦予蔡英文比照馬英九第一任的優勢:掌握國會穩定多數,而且總統兼任黨主席。「完全執政」讓蔡政府得以強勢通過針對國民黨的「不當黨產處理條例」,也讓她與民進黨無從迴避種種施政爭議。

挑戰來得又急又快,研議開放美國豬肉進口,取消七天國定假日的「砍假爭議」、進口日本核災地區食品,都讓蔡英文遭逢支持者的強烈抗議。

蔡英文出身李登輝的政治幕僚,一向被認為是稱職的談判代表及政策研議者;相對而言,她缺乏李登輝的謀略布局及意志力,也較少陳水扁的群眾魅力及馬基維利式的心機手段。蔡英文的崛起,始自後扁時期的黨內真空,她是派系權力妥協下的結果;也因如此,她在黨內一向尋求妥協,避免衝突,如此政治性格,讓她在決策之際不時前後失據,左右不討好。

目前,蔡英文最大的政治資產,除了國會與地方山頭的拱衛,就是日益攀升的本土認同,而她也正在消耗這些資產。她需要同黨縣市長及派系的支持,因此,她不得不在適當時機償還人情。至於本土認同的民意,雖因她的當選,獲得暫時性滿足,然而,兩岸對政治前景的迥異想像,由於雙邊官方刻意冷處理,民間對抗轉而潛入檯面下,像是兩道互相衝激的伏流。

七月間的戴立忍事件,可視為中國網民對蔡英文時代焦慮不滿的一次集體宣洩。

▋檯面上兩岸關係冷,檯面下伏流衝激

戴立忍是台灣頗受好評的中生代導演及演員,他擔綱主演趙薇執導的「沒有別的愛」,就在電影即將殺青之際,微博等中國社交媒體掀起一波指責「戴立忍是台獨分子」的怒火,為了平息網民鋪天蓋地的洗版,據悉中國廣電總局透過製片方施壓,要求戴立忍必須對「反對台獨,反對法輪功,我是中國人」明確表態,甚至暗示他若不從,未來將全面封殺台灣藝人。

戴立忍並未直接回應官方要求,「沒有別的愛」片商宣布撤換男主角之後,他發表一篇三千多字的微博長文,除了自述生命歷程,剖析為何參與社會運動,並自陳並非台獨分子。他的文章無法滿足中國官方及網民,他參與演出的電影一律被封殺。

在此事件中,戴立忍無疑是兩岸認同焦慮的碰撞出口。微妙的是,一開始,挑起中國網民指控的源頭,除了共青團的官方帳號,還有台灣的急統人士,後者在國民黨面臨泡沫危機,認同依附失落之際,將以往積極參與社會運動的戴立忍,理所當然視為「親綠藝人」進而當作打擊台獨的象徵性假想敵,因而在微博積極挑起攻擊。

然而在台灣,戴立忍的聲明也觸發本土網民的反彈,批評他為了在中國拍戲的利益,作出迎合對岸的宣示,相關話題在島內攪動一陣論爭。

拉遠來看,戴立忍的處境,正是兩岸多重政治經濟矛盾的縮影,他並未違反政治良心,為中國政府背書,而是憑藉自己的職業才華,交換專業及經濟上的酬償。但在兩岸極其敏感的現況下,一點有心撩撥,一點擦槍走火,都可能讓兩邊網民失控,進行激烈意見對抗。

由於經濟依附關係,據台灣政府部門統計,目前約有85萬人常駐中國工作,這些經濟因素的中短期移工,有時被迫面臨不同等級的認同夾殺,從選前的周子瑜,選後的戴立忍,到長期在中國媒體工作的資深財經記者胡采蘋,都曾領教「小粉紅」的愛國狂熱。

曾在阿里巴巴旗下新媒體擔任主編的胡采蘋,是台灣習稱的「外省第二代」,當她試圖理解父親的故鄉,六月底,卻被中國網民批鬥為台獨,不得不「被迫休假」 。

七月間,另一位曾在「鳳凰網」工作多年,網名「胡同台妹」的台灣記者宮鈴,在微博及臉書留下最後一篇文章,暗指受到中國網民極大壓力,精神難以負荷,隨即因憂鬱症去世。

因為政治冷和對抗,在險峻海峽間飽受壓力與衝突的個人,兩岸皆有。以台灣而言,來台念書的「陸生」是否納入台灣全民健康保險(簡稱「健保」)議題即為一例。

馬英九執政期間,開放中國學生來台攻讀正式學位,除了不能打工等「三限六不」,這些年輕人原本無法加入台灣健保,掛號、看診及藥費全數自負,部分中國學生要求加入這個全球最優惠的健保體系,遭到一些政治人物強烈反對,認為會讓體質不佳的健保財務更加惡化。

經過長期爭取,蔡英文上台後,定調醫療是人權議題,但為平衡本土勢力的反彈,最後端出的「陸生健保」方案,是必須負擔全額保費,政府不加補貼,其他外籍學生一併比照。此一方案雖無法讓所有人滿意,但可視為蔡政府折衷風格的代表。

蔡英文的折衷風格,也反映在第三起年度事件中。

▋婚姻平權法案 意外掀起台灣內部高度爭議

蔡政府上台後,少數普獲讚揚的舉措之一,就是十月間的大法官提名。在立法院同意權審查的詢答中,七位被提名人有六人傾向支持同性婚姻,這波被視為開明進步的司法人事案,加上台灣大學法國籍教授畢安生墜樓死亡事件,他的同性戀背景激發許多同情,也催化開放同性婚姻的立法進度。

台灣一向被視為「對同性戀最友善的亞洲國家」,選前,蔡英文就曾表態支持婚姻平權,針對同志族群發行「彩虹悠遊卡」迅速搶購一空。民進黨內,最積極的立法推動者,是長期關注性別平等的立法委員尤美女,她與國民黨籍立委許毓仁、時代力量黨各自提出修改《民法》讓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提案,三者合計獲得近六成立委連署支持。

眼看同志婚姻合法化近在咫尺,以宗教團體為核心的保守勢力迅速反撲,十一月中旬,在立法院外集結兩萬人激烈抗議,甚至衝進院內,阻擋法案審查。台灣社會旋即陷入贊同、反對同性婚姻的兩極辯論,主流媒體、網路社群大致一面倒表達支持,認為基於人權及性別平等,應該開放同性婚姻。

另一方面,反對陣營透過Line等社交媒體,傳布各種「破壞家庭價值」、「造成道德敗壞」的恐嚇訊息,引發家長團體及保守人士的恐慌,又在各大報及電視刊登廣告,強力攻訐同性婚姻,從一開始提出「以同性伴侶專法,取代修改《民法》」方案,接著又提出「單點修民法」,讓同性伴侶成為「家屬」,但仍反對同性婚姻。

這是台灣社會在政治議題外,少見的大規模民意板塊碰撞;根據民調,支持與反對意見各佔一半,愈年輕,教育程度越高的民眾,愈是傾向贊同。

但在民意分歧情況下,蔡英文政府釋放出「不急,以國會及民意為主」的風向,截至年底,雙方仍在拉鋸;明年春天,將是另一波決戰點。

蔡英文當選,戴立忍事件,同性婚姻爭議,堪稱今年最能體現台灣政治力與社會力的重大紀事,細細剖分,三者交纏着政治情勢、社會衝突、認同對抗、科技媒體運用等不同面向,這些囂噪的獨立事件,盤據了尖銳高亢的民間聲量,顯然,也可能在2017餘音裊裊,甚至再次拔高。

另一層意義是,這些追求身份認同的大事件,暫時緩衝了台灣產業疲弱,人口老化,財政短絀,稅賦失衡,社會安全網瀕危等議題急切性;然而,這些經濟或社會議題不會自動消失,在新政府邁向第二年之際,它們極可能叩門挑戰,捲動為益發嚴峻的複雜危機。

原文刊於2016年12月9日《金融時報中文網

【延伸文章】

這些年,蔡英文打了幾次自己的臉(管中祥)

大法官判定民法違憲 婚姻平權的下一步?(天下雜誌)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