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机器驾驶在未来成真,它对经济的冲击堪比遭遇车祸

在由机器驱动的未来,设定基本收入迫在眉睫。


去年,我和我的搭档从我们在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的家出发,进行了一次公路之行,我们驱车经过了一个又一个小镇,最后来到了弗洛里达州的奥兰多。一路上我们都在谈论无人驾驶技术将会带来的潜在影响,不仅仅是对卡车司机,而是对当地经济中所有与卡车运输有关联的环节都将受到的连带影响。一旦你开始思考无人驾驶技术是否会对美国经济带来巨大冲击,就会发现前景并不是一片光明。

无人驾驶技术的发展将会对整个小镇的经济带来极大的破坏,这种破坏的程度大概可以与曾经建设州际公路时绕过无数城镇相比。如果你认为这可能有些耸人听闻……那就让我来给你介绍一些背景信息,就从这个例子开始:

Source: NPR

该图显示了 2014 年美国每个州最常见的工作。

从这幅地图上可以很容易地看出美国经济对于卡车司机的依赖程度。据美国卡车司机联盟称,美国共有 350 万名专业的卡车司机,在卡车运输行业还有另外 520 万名非卡车司机工作人员,也就是说,有 870 万人从事与卡车运输相关的职业。

还远远不止这些,这 870 万名从业人员同时还创造了许多其他的就业机会。350 万名卡车司机在各个地区之间穿梭,并且要经常性地停下来吃饭、喝水、打盹和睡觉。所以就形成了专门针对卡车司机的需求而建立起来的一整个经济链条,而餐馆和汽车旅馆就是其中的两个例子。所以现在我们发现,卡车运输行业创造了数百万个工作岗位 — — 但这也还远远不是问题的全部。

卡车司机行车路途中那些餐馆和汽车旅馆里工作的服务人员,他们在当地经济链条中扮演的也是消费者的角色。试想一个服务员会把自己的工资和小费花在什么地方,一个汽车旅馆的清洁女工在当地的开销又会是如何。他们的需求同样会创造更多新的工作岗位,所以现在我们讨论的绝不仅仅是一连串因卡车司机而产生的数百万工作岗位,还有更偏远的地区的整个小镇社区,他们都是这一经济链条中的一环。卡车司机这一群体的消费水平有任何微小的下滑,都会让许多地区的经济出现萎缩。

还需要考虑的一个重要细节是,卡车司机的薪酬相当优厚。他们的收入相当于中产阶级水平,每年大概有四万美元。这个收入水平要高过约 46%的美国纳税人(包括结婚家庭在内)。大部分的卡车司机都没有大学文凭 — — 这可能是美国最后一个能够拿到中产阶级薪水、却又不需要大学文凭的工作了。曾经的制造业也为众多的美国人提供了中产阶级的薪酬,但随着大部分制造业迁移到海外,这部分工人也面临着更艰难的处境,而卡车司机算是仅存的高薪蓝领工作。

如果我们退一步看一看整个美国的大致情况,很可能会看到超过一千万的美国工人和他们的家人的收入来源,是完全或部分依赖于卡车司机这一职业的,而卡车司机是中产阶级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所以只要美国卡车司机的职业前途一片光明,我们也就高枕无忧了,是吗?

短期内美国卡车司机的职业前景

卡车运输行业到 2020 年将会增加 21%的卡车司机岗位,同时还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卡车司机“用工荒”的问题,届时卡车司机的缺口将会达到 10 万以上。卡车司机岗位的增多和相对短缺的用工短缺,让卡车司机的收入越来越高,所以至少在未来五年里,卡车司机的职业前景还是一片光明。这种趋势如果出现改变,那只有可能是……对于卡车司机的需求急转直下。

这个转折点就是无人驾驶卡车的出现。

从技术上讲,现在已经可以实现卡车的自动无人驾驶了。当 Google 宣布其研发的无人驾驶汽车已经安全行驶超过十万英里从未出现事故后,全世界为之震惊。这批无人驾驶汽车累计已经达到 170 万英里的里程数,但只出现过 11 次事故,所有事故都是人为原因而非机器故障。并且这些无人驾驶汽车大多是在都市繁华地带行驶的。

“和你所想的一样,我们也发现,在城市的街道上行车,平均每英里出的事故数量要多于高速公路;我们在城市里开的里程比在高速公路上短多了,但我们的无人驾驶车辆却在市里被撞过 8 次。” — — 克里斯·阿姆森,Google 无人驾驶项目主任。

根据 Google 公司的经验,无人驾驶车辆面临的最大风险在城市中,而非高速公路上,在城市间行驶要比在城市中行驶遇到更少的技术障碍。因此我们可以很负责任地说,高速公路上的无人驾驶甚至离我们未来无人运输的远景相去不远了。究竟有多近呢?近在眼前,已经在发生。

2015 年 5 月 6 日,美国内华达州,第一辆无人驾驶卡车上路。

无人驾驶卡车已经不仅仅属于未来,当下已经实现。它已经来了

车牌号本不常会引起人们的注意,但这一个却十分特别 — — “AU 010” — — 这一串古怪的数字也能让人看出些许端倪。这也是戴姆勒公司大人物沃尔夫冈·伯恩哈特与内华达州州长布莱恩·桑多瓦同时出现在同一个舞台上的原因,他们对着无数镜头微笑着,共同拿着这张独特的车牌,不出一分钟,他们将在把这块引人注目的车牌正式装在世界上第一辆得到官方认可的无人驾驶卡车上。

据戴姆勒公司称,这一批无人驾驶卡车将会经历一个十年左右的试验阶段,在真正适合投入市场之前至少要累计行驶百万英里。其实无人驾驶并不是什么前沿技术,目前的无人驾驶卡车上并不像 Google 的无人驾驶汽车上配置了激光雷达,它只有常规雷达和行车记录仪。硬件设备已经是明日黄花,研发自动驾驶卡车的人只是把无人驾驶汽车的各种技术转移到了卡车上而已,这样卡车司机就可以安心坐在后座上享受长途旅行,让卡车自己去开车。

如果无人驾驶卡车需要任何帮助,它会向司机发出警报,如果司机没有做出回应,它将减速停在路边,等待司机做出进一步指示。这其中没有什么复杂花哨的技术,它并不是一个卡车版的《霹雳游侠》,卡车也不会像 KITT 一样炫酷。当企业和州政府不去插手技术开发、任由技术领域自由发展时,无人驾驶卡车就这样自然而然地产生了 — — 而技术的运用意味着,人们可以凭借更少的资源得到更多的产出。在无人驾驶卡车这个案例中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无人驾驶能够大大降低交通事故的发生。

2012 年在美国,33 万辆大型卡车发生撞车事故,造成近 4000 人丧生,其中大部分事故车辆都是客车,有约 90% 的事故是由驾驶员的失误引起的。

这一数字就相当于每年发生 1.5 次“9·11”事件。人力驾驶的卡车会杀人。

而即使自动驾驶卡车出现事故,造成的伤亡人数也会大大减少,因为机器是不会有疲劳驾驶问题的,更不会分心、不会因为看手机而不看路、不会喝酒,更不会嗑药 — — 总之,机器不会因为各种莫名其妙的原因而发生车祸,也不会增加卡车事故每年造成的伤亡人数。也因为相同的安全考虑,飞机驾驶员也必将被机器取代

手握方向盘的人类本来就很危险。

机器操控卡车就意味着不需要付给司机工资 — — 而这项支出越来越高昂,因为越来越少的人愿意做卡车司机了。一个公司可以买下一支无人驾驶的车队,从而再也无需花钱雇卡车司机。公司唯一的支出就是维护机器的费用,不需要考虑医疗保险的问题。无论如何,无人驾驶卡车都不需要停下来休息,而且相同的路程,无人驾驶能够更快到达目的地。

这一切都意味着,机器取代卡车司机是必然趋势。这并不是“会不会”的问题,而是个时间问题。所以问题就来了,那些“新鲜出炉”的数百万失业卡车司机将会怎样,而最终我们每个人又将受到怎样的影响?

美国卡车司机长期的职业前景

首先,让我们从时间的角度上看一看无人驾驶汽车的前景。特斯拉汽车公司计划在下个月发布一个软件,这个软件就支持“无人驾驶”模式,有了这款软件,驾驶特斯拉 Model S 的司机就可以享受“从旧金山到西雅图全程无人驾驶模式”了,伊隆·马斯克如是说道。实际上,现在的特斯拉已经具备了“从一个停车场开到另一个停车场”的功能,但软件中的这项功能目前还没有激活。

从法律上讲,司机们目前还不能仅靠特斯拉的无人驾驶汽车完成驾驶的所有环节,但我们不需要再自欺欺人了吧?今后的特斯拉汽车一定可以全程自动驾驶的,自动驾驶省了人工,也减少了因交通事故造成的伤亡,而政府则需要加快脚步,使无人驾驶合法化。这一进程在 2015 年已经开始了,那么什么时候会有一个结果呢?什么时候街道上跑的车会全部变成无人驾驶的汽车呢?

Source: Morgan Stanley

据摩根士丹利称,汽车全自动驾驶将在 2022 年实现,2026 年,市场上将会出现大量的无人驾驶汽车,自那以后的 20 年中,我们今天所熟知和喜爱的汽车将会被逐渐淘汰,成为历史。

但这只是很多人的估计,也就是说,这一切都是稍有根据的猜测而已。下面还有另外一些预测:

现在也没有必要阻止这种无人驾驶的趋势,资本主义现在有了自我调节的能力,市场需要什么,自然就能得到什么,在竞争机制下就一定会这样。并不只是特斯拉和Google 要研发自己的全自动汽车,竞争者还会有更多。

法国 Veeo Systems 公司正在开发一系列的无人驾驶汽车,小的只能坐两名乘客,大的客车可载 70 人,并将在 2016 年底于全美 30 个城市进行测试。乘坐无人驾驶公共交通工具的成本将会降低 25%到 40%,大大低于传统公共汽车和火车……这些车辆都是由电力驱动的,可以充电,行驶一天的成本将低至一到三美元。

苹果公司也在开发自己的无人驾驶汽车。

据《华尔街时报》报道,这一项目的代号为“泰坦”(Titan),这种车辆的形态类似迷你货车……苹果公司目前已经具有制造电力汽车的技术,也有足够的专业经验做好整个产业供应链。公司拥有长期的电池研发技术,这一技术曾用于 iPhone、iPad和苹果电脑中。而苹果公司在 2012 年推出的地图系统则可以用于导航。

Uber 也在开发自己的无人驾驶汽车。

Uber 公司称,将会开发“关键的、长久适用的技术,来确保 Uber 能够更好地完成无论何时何地,都为每个人的提供安全、可靠交通工具的使命”,这些技术中就包括了与无人驾驶汽车、车辆安全与地图服务相关的功能。

这是最近一家为了转变目前交通运输现状的公司。Uber 希望全力开发自动驾驶汽车,直到最终实现彻底淘汰车辆所有制,Uber 认为,这早已是属于 20 世纪的残羹冷炙了。

Uber 的创始人、现任 CEO 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在去年的一次会议上说,如果可以的话,他将分分钟将 Uber 的司机大军换成无人驾驶的车队。“你不仅仅要花钱买车,还要给开车的司机发薪水,”他说道,“如果不再需要司机,那么无论在任何地方用Uber 打车,成本都会比买车还要低,因此汽车所有制也就可以寿终正寝了。”

这就是无人驾驶汽车的发展前景 — — 汽车所有制被彻底淘汰。如果确实如此,那么整个围绕汽车所有制产生的行业链条 — — 例如机修、洗车、泊车、代客泊车、汽车修理、租车公司、汽车保险、汽车贷款和其他一系列汽车相关行业 — — 都将消失。即便是像市内有轨电车和轻轨这类造价高昂的资本密集型公共交通基础设施,都可以让位于更加低廉的无人驾驶“交通云”,甚至连所有与那些项目相关的建设和维护工作也都可以一并抛诸脑后了。

现在已经有很多大型企业在着手进行这一计划了,这将节省巨大的成本,也将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并且能够确保高品质的服务和较高的安全性。无人驾驶车辆正在向我们靠近,而且是在以高速向我们靠近。

但还是要回到最初的问题,卡车司机的问题要如何解决呢?

关于无人驾驶卡车的任何现实前景,都需要关注整个汽车行业的前景,但后者距离实现可能还有一段距离。只有在高速公路上时才需要无人驾驶技术,仓库到店铺之间的运输状态不应被破坏,城市与城市之间有无人驾驶技术就足够了。同时,一般都是企业才会拥有卡车车队;除了私家车之外,围绕着卡车还有很多股市场力量。如果自动驾驶取代卡车司机能够节省成本(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那么最终成本就一定会降下来。而从目前来看,成本的降低已经显而易见了。

拥有无线接收装置的卡车车队的工作原理,有点儿像让一辆有人驾驶的卡车领头,后面紧跟多辆无人驾驶卡车。这不仅仅节约了加油的费用(两辆卡车同行只能节约7%的油费),还能减少一半的卡车司机,而目前通常情况下,一辆卡车都要配两名司机。这样运作不存在任何技术上的障碍,运用目前的科技可以很容易地达到这一要求。

基本上,短期内将无人驾驶卡车投入使用的真正障碍其实只是法律上的问题,而不是技术或经济上的问题。目前美国只有几个州允许无人驾驶车辆上路,即使在国家层面上无人驾驶车辆已经获得许可,但还有更多的州需要紧随其后响应这种趋势。Google 公司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估计,无人驾驶车辆合法化最早将在 2017 年实现。所以……

关于无人驾驶卡车最重要的“何时能合法”问题的答案是:无论何时,无人车的普及都可能给我们的经济以沉重的打击。

大规模社会和经济革命的前夕

美国城镇首先受到了冲击,并且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制造业早已转移到劳动力更加廉价、生活成本更加低廉的其他国家和地区。像沃尔玛这样的企业在世界各地都有连锁店,大型超市能够为顾客提供一站式的服务体验,相比于更为分散、规模较小但为数众多的传统夫妻商店来说,大型超市聘请的总员工数也将大大减少。亚马逊这样的公司更加集中,也就进一步减少了雇佣员工的数量,自动化的仓储中心能够完全取代店面,直接将产品送到用户的手中。

以上提到的种种情况都意味着各种企业的用工数量将不断减少,当商务运作在地理上越来越集中,财富也将会越来越多地从社会底层和中层向上层转移。

Source: Mother Jones

当薪酬较高的工作被取代时就会发生这种状况,作为工资或奖金的这一部分支出省去之后,就留在了资本家的手中,或者说,这些节省下来的成本中,有一部分流向了薪资水平更低的员工。财富的两极化将会越来越严重,许多工作机会也就此破灭。经济增长将会放缓甚至停滞

这就是我们目前面临的处境,也就是说,当三百多万卡车司机以及全国许多城镇里的数百万相关服务行业员工相继失业之后,我们很快就会面临经济增长缓慢甚至停滞的困境。

Glenrio, TX — Source: Reader’s Digest

卡车司机这一职业的消失将会带来的影响,类似于几十年前美国最初建高速公路时给人们带来的影响,许多村庄最初就是因为公路而变得热闹起来。当交错纵横的高速路取代了 66 号公路,曾经一度需要穿过这些热闹小镇的司机们,可以在高速上畅行无阻,这就导致许多地方变成了像德州格伦里奥镇一样的幽灵镇。

时光耐心地雕琢着美国大峡谷的纹路,自然将格伦里奥镇重新拥入怀抱,时光停留在了高速公路取代 66 号公路的那一秒。66 号公路最终变成了一条四车道的高速公路,机动车经过此处时无需再穿过格伦里奥镇,这也就注定了小镇最终的衰落。

随着无人驾驶汽车和卡车的出现,我们可以看到未来将会有更多的村镇被人们相继遗忘(现在有一些村镇已经开始被遗忘了),在经过这些小镇时,司机很有可能让汽车自动驾驶,而自己就在一旁休息。除此之外,不会再有新的高速公路因为贸易原因重新更改路线,也不会再有新的村庄因此而生。这一次,不同于科技对就业产生的影响,这些村镇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最后的出路

到 2025 年 — — 也就是在 10 年之后 — — 我们发展出来的高新技术将会以一种人类无法想象的方式颠覆我们的经济。相比大机器来说,人工将变得越来越没有必要,也越来越难以为继,但我们还要继续为机器付出的劳动买账,只要这一点不变,我们就必须开始为购买这些机器造出来的东西而努力赚钱

如果没有了技术红利,我们经济发展的推动力将会停滞,或者我们将会与这些科技进步相抗争,如同曾经有人将替代人工的机器毁坏一样。没有了非工作收入,我们还要继续挣扎,以免被我们自己研发、用来取代我们的科技所取代。

十年之后,我们的道路上可能会有更多的自动驾驶车辆,而不会再看到卡车司机的身影。21 世纪的经济应该由人们的消费来带动,而不是靠人力劳动,而这些消费者也必须被免费给予足够的购买力。如果我们拒绝这种趋势,如果我们不及时普及无条件的基本收入,那么无人驾驶的卡车终将向我们驶来 — — 我们是被自己设计的卡车撞倒的。

如果让这一切真的发生,那我们也真是够愚蠢的,科技本身难道不就是为了解放人的劳动、从而允许人们能够追求自己理想而生的吗?对于失业的恐惧原本就不应该存在,我们应该拥抱失业,因为这才是真正的解放。

如果有一天计算机取代了我们,我们不该去问自己应当怎么办。

我们应该问的问题是:当从各种劳动中解脱出来之后,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翻译:好奇心日报


Scott Santens writes about basic income on his blog. You can also follow him here on Medium, on Twitter, on Facebook, or on Reddit where he is a moderator for the /r/BasicIncome community of over 26,000 subscribers.

If you found value in this article, you can support it along with all my advocacy for basic income with a monthly patron pledge.

Join the Movement or take the BIG Patreon Creator Pledge.


Special thanks to Arjun Banker, Topher Hunt, Keith Davis, Albert Wenger, Larry Cohen, Danielle Texeira, Paul Wicks, Liane Gale, Jan Smole, Joe Esposito, Robert F. Greene, Martin Jordo, Victor Lau, Shane Gordon, Paolo Narciso, Johan Grahn, Tony DeStefano, Andrew Henderson, Erhan Altay, Bryan Herdliska, all my other funders for their support, and my amazing partner, Katie Smith.

Would you like to see your name here too?


If you feel others need to read this article, please click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