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Google无人车的前座上所看到的

在170万英里的行驶之后我们学到了什么 — — 不仅是关于我们的系统,还有人们的驾驶方式。

只要开车时间够长,被撞在所难免,跟无人车没关。在 Google 开展无人车项目的这 6 年里,我们一共被卷入了 11 起小型事故(轻微损失,无人伤亡),其中没有一起是无人车造成的

追尾是美国发生频率最高的交通事故了。但作为被撞的那个,你也无能为力。Google 无人车被追尾 7 次,基本上都是在等红绿灯的时候。当然,也在高速上被追尾过。此外,我们还被别过车、被在停止指示牌那儿不停的车撞过。和你想得差不多,比起高速,城市街道上更容易发生事故。所有那些我们在城市道路上行驶过程中被撞的疯狂经历对我们的项目来说都价值非凡。我们会分析事故细节,希望从每起事故中吸取教训,即便那或许并不是我们的错。

无人车上路测试中,我们不仅对发生这些磕磕碰碰的概率有了更具体的理解,还对司机的驾驶行为进行了分析,比如变错道和闯红灯是导致汽车相撞的主要因素。官方统计数据不会告诉你这些,但它们真的让你置身险境。

很多人开车不看路。在白天任何一个时刻,美国有 66 万个正在开车的司机在看他们的电子设备,而不是在看路。我们的安全司机经常看到有人在路上随意变道,还有人在车上看书,甚至吹喇叭。

就司机的注意力而言,有着 360 度无死角实时监控路况的无人车可能更专心点,我们最新的传感器还能追踪到两个足球场范围内的汽车、自行车和路人。

十字街口特别危险。碰到十字街口,请一定要注意看路。美国十字街口是事故高发位置:约有 21% 的致死率、50% 的重伤率和十字路口有关,并且大部分出事的都是行人和被撞的司机,闯红灯的司机才不会有事。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把无人车设计为在绿灯亮了之后稍许停顿再开过路口,因为很多人就是在这个时候急冲冲或是心不在焉地闯进路口。

在上图这个例子中,一位骑自行车的人(浅蓝色正方体)在过路口的时候启动慢了一点,差一点就被后面那辆左转的汽车进入交点区域的紫色长方体)给撞倒了;当时这辆车没有看到骑行者,而当绿灯一亮便开始往前开。我们的车预料到了骑行者的行为(红色轨迹),因此在他安全地通过路口以后才开始启动。

拐弯也是个问题。我们经常看到有人变错道,甚至逆向行驶,尤其是在夜间。司机在道路中错线行驶的情况也很普遍。下图模拟的是加州山景城最繁忙的道路。

在这幅图中,你可以看到不止一辆,而是两辆车(绿色车道上左侧的两个紫色立方体)逆向向我们驶来。这一幕发生在山景城(Mountain View)夜里一条最繁忙的大道上。

还有些时候,当司机意识到他们快要错过拐弯的路口时,他们会做出一些非常傻的事情。

就好像上图这辆从我们左边的车道上突然决定右拐的汽车一样(挨着绿色长方形的紫色立方体,上面标有一个感叹号),急切到我们的车道前。我们把这块绿色的长方形叫做“围栏”,它表示我们的车已经准备减速,以避开这辆疯狂转向的车。

还有些时候,有的司机开车就好像马路上只有他一个人。下图里最左侧转弯车道上的车(有一块红色围栏穿过的那个紫色立方体)的车转了个大弯,超到了我们的车前面。这个时候,那个红色的围栏就表示我们的车正在刹车以避让其他的车辆。

这些(以及其他数不胜数的)经历强化了我们每个人都会在路上遇到的挑战。我们还将继续上路开上数千英里,以便更好地了解那些让我们不爱开车的普遍事故,当然也还将继续努力研发自动驾驶汽车,好让它们将来帮我们承担这一重任。

翻译:好奇心日报

克里斯·厄姆森是谷歌的自动驾驶汽车项目总监。

Follow Backchannel: Twitter | Facebook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