茴香味的梦

我在原点梦到它

山羊爬上山崖

飞鱼飞入海里

它手捧多汁的秋葵

走入玉米地

//

金色的矩阵分割着

记忆开垦的土地

藕断丝连的距离里

深秋深吻着初冬

晚春初恋着新夏

鲟鱼籽的芬芳绵长

//

它踩着长长的省略号

遗落一地的茴香

我站在它的集合之外

把它织入梦的泥沼

2016.1.24

昨晚很早就爬上床,在似睡非睡的时候脑中浮现出这首诗,今早醒来依然记得很清楚,看来我当时并不是在做梦。不过能确定的是:

  1. 我被博尔赫斯洗了脑

昨天第一次用西班牙原文读博尔赫斯,简直惊为天人。比如下面这个句子:

西文:En el sueño del hombre que soñaba, el soñado se despertó.

英文:In the dream of the man that dreamed, the dreamed one awoke.

中文:在那做梦的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翻成英文变得累赘,中文变得绕口,都无法捕捉到原句的节奏和韵律。看来只有西班牙语才能成就博尔赫斯,就像只有法语才能成就普鲁斯特一样。

昨日读的这篇 Las Ruinas Circulares(中文译为《环形废墟》)是下周拉美科幻课的reading,讲了一个魔法师(男)来到破败的神庙 ,用梦境造出了一个完美的男孩,男孩虽然看似和常人无异却只是幻象,只有火知道,因为火无法伤害他。男孩去了下游的一个神庙,魔法师一直担心着他,直到有一天,魔法师的神庙着火了,他怀着复杂的心情走入火中迎接自己的宿命,才发现火也无法伤害自己——原来他也是另一个魔法师梦中创造的幻影。

如果读者知道博尔赫斯深受东方哲学的影响,尤其是庄子和佛家,就大概可以读出个眉目了。另外,由于小说中表现出了某种强烈的男男之爱,虽然是以父子之名,我还是忍不住去搜了下博尔赫斯的倾向…

但是,这是科幻吗?用通行的定义来看,这应该归入“奇幻”(fantasy)。拉美科幻这门课对我最大的冲击就是对“科幻”这一类型的定义,教授不介绍任何科幻史,就单刀直入小说诗歌电影,生猛大嚼Todorov用西语写的fantasy理论,仿佛拉美科幻完全与世隔绝自成一体,然而以我目前的研究来看并不。课后跑去办公室问教授如何看待fantasy和sci-fi的关系,教授说这门课正想push我们思考这个问题。呃。

读了博尔赫斯这篇,我恍然有所悟,科幻号称一种思维方式,但绝大多数作品都脱离不开对具体技术的描写。这抛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如果完全舍弃技术细节,直接去到形而上的层面刷新“宇宙观”,算“科幻”吗?

我觉得我得先去南美走走刷新一下自己的世界观。

2. 我当时一定很饿

所以…诗中那个“它”是什么鬼,能吃吗?最后一段越读越喜欢,最喜欢的就是“茴香”这个意象,为什么我会想到它而不是香茅胡椒八角孜然大葱云云,我实在想不通,果然不会下厨的诗人一定不是好学者。

(完)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Rafaela Fan’s story.